公曆:

西藏唐卡畫的文化內涵

文·圖/西尼崔臣

唐卡繪畫作爲藏傳佛教古老獨特的文化藝術表現形式,在西藏的各個寺廟和信教群衆家裏成爲必備的佛物之一。唐卡藝術的表現內容博大精深,有佛教、曆史、文學、藏醫藏藥等。經久不衰,傳承不息,深受國內外廣大文化藝術愛好者的贊譽。

改革開放以後西藏優秀的傳統文化受到了國家的重視和保護,在西藏大學專門設立了唐卡藝術繪畫學專科,由德高望重的藏族畫師擔任教師,先後培養了很多年輕優秀的繪畫人才,他們的很多作品在國內外享有盛譽。近年,藏族唐卡繪畫藝術(勉唐畫派、欽澤畫派、噶瑪嘎孜畫派)被列入了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極大地促進了唐卡繪畫藝術的文化需求和市場商機。從根本上改變了過去自創、自賞、自銷的封閉性經營,在拉薩古城紛紛湧現出了以個體經營爲主的具有産業規模型的集團公司。改革開放的金色陽光,使古老的唐卡繪畫藝術重新煥發出了新的光芒。

唐卡藝術品種類繁多,五花八門,使人目不暇接。一幅好的藏傳佛教唐卡藝術品,具有佛教顯密宗修念使用的價值,有曆史文化價值,藝術觀賞價值,收藏拍賣價值等。然而迄今保存下來的古代唐卡藝術品,絕大多數沒有文字解說,很難判定作品的年代和作者,使多數人很難解讀到作品的內在含義。或許這正是古人有意設下的謎團,既然你很崇拜,很欣賞,也很需要,那就讓你去猜謎,去尋找答案。所有答案都在佛教典籍、史籍、民間故事裏,使你多學習多長見識。倘若真是如此,可見古人用心多麽良苦啊!衆所周知,凡是唐卡畫,無論什麽主題,都有各自精彩的文化內涵。

西藏唐卡繪畫藝術的起源大體上可以追溯到四千年以上。昌都卡若地區挖掘的新石器時代遺址上的文物就已發現了原始的繪畫藝術。

到了公元七世紀吐蕃王松贊幹布先後與尼泊爾國赤尊公主、唐朝的文成公主聯姻,兩公主進藏時帶去很多佛經、佛像、營造工藝、天文曆算、醫藥書籍以及大批工匠等,對西藏文化的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兩個公主在松贊幹布王的大力支持下,很快在拉薩建造了大昭寺和小昭寺。又在紅山上建造了初具規模的布達拉宮。爲裝飾這些華麗的佛殿和宮殿,需要很多的繪畫藝術工匠,這無疑就促進了西藏繪畫藝術的發展。據五世達賴喇嘛所著《大昭寺目錄》一書記載:“法王(頌贊幹布)用自己的鼻血繪畫了一幅白拉姆(吉祥天母)女神像,後來蔡巴萬戶長時期果竹西活佛在塑白拉姆女神像時,作爲核心藏在神像腹內。”這幅相傳爲頌贊幹布親自繪制的唐卡雖已不複傳世。但從西藏繪畫發展過程來看,在布達拉宮法王洞和大昭寺裏發現了頌贊幹布時期的壁畫。唐卡畫是在這個時期興起的一種新穎繪畫藝術。因爲這個時期隨著佛教的正式傳入,壁畫藝術發展很快,已經達到了比較高的水准。但是單靠壁畫已不能滿足人們的需要,于是一種能隨意作畫、便于懸挂、易于收藏攜帶、利于佛教宣傳的新型畫種——唐卡畫應運而生。從此在佛教昌盛的西藏,唐卡畫和壁畫並駕齊驅,成爲雪域高原繪畫史上光彩奪目的兩顆明珠。唐卡畫作爲繪畫藝術的表現形式,其文化內涵博大精深,大致可分爲佛教、苯教、藏醫藏藥、天文曆算、藏戲故事、曆史人物和事件、民間習俗、大自然的雪山湖泊、花卉鳥獸和建築風景等。由于西藏過去是“政教合一”的社會體制,曆史的發展和宗教的發展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其中佛教方面的題材,約占西藏唐卡畫總數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即便是描繪西藏曆史或自然科學或民間故事的唐卡畫,也都帶有濃厚的佛教色彩。

一、佛教文化題材

佛教從印度、尼泊爾、內地傳到西藏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曆史,在漫長的曆史發展過程中所形成的最大佛教文化氛圍首先是:經過幾代高僧大德和譯師們的艱苦努力,成功地翻譯完成了藏文大藏經《甘珠爾》和《丹珠爾》;其次是西藏佛教“前、後宏期”各地逐漸形成了大量的帶有西藏特色的佛教寺廟、活佛、僧人、儀式儀軌、戒律等。對此,近代史學界稱爲“藏傳佛教”。唐卡畫的藝術形式就在這樣的人文環境下不斷地發展和壯大並趨于更加完善。因此,唐卡畫的佛教題材在西藏博大精深、十分豐富。凡佛教顯宗和密宗經典裏所涉及到的佛祖本生傳、人物和曆史故事、神話傳說、本尊神、壇城、護法神、極樂世界、天地人鬼等都是唐卡畫的題材。加之唐卡藝術家對佛經的理解和豐富的想象力,即便是很枯燥的佛教教義,也能描繪出生動活潑,形式多樣,形象逼真的唐卡畫來。

這裏筆者就西藏最常見,最熟悉,最基礎的五幅唐卡畫的文化內涵做一些概括性的闡釋。

◎六道輪回圖。

《六道輪回圖》:

這幅圖在西藏各教派大小寺廟隨處可見,這種繪畫形式最早出現在公元十一世紀左右噶當教派的寺廟裏。主要內容是:佛祖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苦修長達六年,最終悟道成佛後對五位弟子首次轉法輪《四谛》。佛祖認爲:人的生老病死皆爲痛苦,稱爲苦谛。造成痛苦的根源是貪婪、愚昧、煩惱,稱爲集谛。解脫痛苦,根除愚昧煩惱,稱爲滅谛。根除愚昧煩惱的智慧來自于修道,稱爲道。

藏傳佛教以佛祖講的《四谛》爲核心,《十二因緣》爲基礎,用壁畫和唐卡繪畫形式繪出了既簡單形象又符合教義的生死輪回圖,也稱《六道輪回圖》。佛教認爲:一切衆生(凡有生命者)永遠在六道輪回中流轉,惟有虔心向善功德圓滿、獲得正覺,才能超脫六道輪回之外。每個人根據生前的善惡因果關系有六道輪回轉生趣道。畫面的左上角佛祖用右手指月亮,表示月色無汙如滅谛。左上角爲極樂世界。整個輪回圖分爲四圈,第一圈中心繪有三種動物,分別爲:鳥、蛇、豬。鳥代表貪,不知足。蛇代表瞋,具毒煩惱。豬代表癡,愚昧無知,笨。第二圈爲黑白兩道,白道直通天爲善道,黑道直通地獄爲惡道。第三圈爲輪回轉生的六種趣道:天、非天、人、畜生、餓鬼、地獄。每個趣道中畫有佛祖,表示爲一切衆生之怙主。輪回圖被一個高大的閻王爺瞪大眼睛,咬牙切齒,用四肢緊包的情景,表示爲凡一切衆生的生死輪回均逃不過閻王爺的掌控。

藏傳佛教把《六道輪回圖》繪在寺廟的門廊牆壁上,廣大信教群衆即便是個文盲,也能從這些形象圖中接受佛教的基本思想。絕大多數藏族信徒一般都是從家教開始入門,父母領著子女到寺廟裏朝佛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件大事,大人們雙手合十磕頭,孩子們也樣樣跟著學。在生死輪回圖跟前父母當講解員,雖然不像僧人那樣講的有聲有色,但專講不說假話,不騙人,做好事可以成仙,做壞事死了入地獄等等道理,很有效果。所以,從小對好壞的概念也是從佛教思想中吸取精神營養,然後去衡量自己或他人的行爲是對是錯。《六道輪回圖》深受廣大信徒的歡迎,迄今在藏區影響很大。

二、西藏曆史題材

《人類起源圖》:

藏傳佛教格魯教派統治西藏時期,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1617——1682),號召各地著名的藏族繪畫藝術家在其哲蚌寺寢宮大院的亭廊牆壁上繪制了金碧輝煌的壁畫《西藏曆史和佛教發展史畫卷》。1645年,地方政府遷移到布達拉宮後,原哲蚌寺亭廊建築物由于年久失修,變成了危房,在攝政達劄·阿旺松繞掌權(1941——1950)時期,開始動工進行了修繕,各地僧俗繪畫大師28名,奉攝政王的指令,將《曆史畫卷》壁畫縮小一定的比例抄錄,以唐卡的形式保存下來,共畫有43幅唐卡,目前在寺內保存完好。

◎人類起源圖。

43幅唐卡概括性地描述了從西藏人類起源到十七世紀五世達賴爲止,西藏發生的主要曆史事件和佛教發展史。

其內容主要表現的是西藏著名的人類起源傳說。根據這種傳說,公元11世紀的《國王遺教》中寫道:藏族祖先的形成過程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父親猕猴強久斯巴和母親至尊度母的化身羅刹女結爲夫婦生下猴崽,慢慢演變成人,從此發展成藏族人。這種說法有文字記載到現在已有900多年了。後來大多數藏文史籍中不僅有藏族人的起源是父親猕猴和母親羅刹女結合繁衍的說法,而且部分史書中還敘述了猴子變人的大概經過。

◎迎娶公主圖。

《迎娶文成公主圖》:

主要內容是表現吐蕃王松贊幹布迎娶唐朝文成公主的故事。公元七世紀初吐蕃王松贊幹布爲了與唐朝建立友好關系,意欲迎娶大唐皇帝的公主爲妃,派遣以噶爾·東贊等人攜帶貴重禮物從拉薩紅山宮啓程踏上了前往長安的漫漫長路。他們經過路途的艱苦跋涉,終于來到了大唐皇帝太宗的宮殿。當時,印度、波斯、沖·格薩爾、巴達霍爾等國的使臣也聚集長安求婚,這對噶爾·東贊增加了難度和壓力。各國的條件和勢力都不分上下,在這種情況下大唐皇帝召集各國的求婚使臣說:“對你等各位使臣,朕無遠近之別,唯一的辦法是以比智慧決定,誰的智慧超群,就把公主嫁其國王。”比智慧的主要項目是:一顆九圈明珠穿線;辨別百根圓木的根梢;找出百只雞的母子關系等。在這些比試中,噶爾·東贊最終戰勝了其他參賽對手,獲得“智慧使臣”的美稱。可大唐皇帝最後又出了一個難題:要求在衣飾佩戴相貌年齡完全相似的300個美女中辨認公主。這的確難住了噶爾·東贊,後來他私下買通了公主身邊的女傭,打探公主的相貌和氣味特征。比試那天,噶爾·東贊准確無誤地辨認出了公主,皇帝最終把文成公主嫁給了吐蕃國王。公主進藏時,隨行帶來了佛祖釋迦牟尼塑像、天文曆法五行經典、醫方百種、釀造工藝、雕刻技術、能工巧匠等。文成公主爲唐蕃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實現了唐蕃間的聯姻關系,在藏漢兩個民族長期友好方面産生了巨大的影響。噶爾·東贊在長安參加智慧比賽的故事,後來在民間廣爲流傳,並編成了藏戲《文成公主》,成爲“八大藏戲”
之一,在廣大藏區家喻戶曉。

三、民間故事題材

《四和諧圖》:

《四和諧》取材于佛經。故事記述最早出現在第一世達賴喇嘛根頓珠巴(1391——1474) 撰寫的《律論》書中。故事的主人公是講述4只動物:大象、猴子、兔子、鳥。藏族唐卡畫家爲何把四只不同屬性的動物繪畫成雜技表演式的造型呢?背後顯然有其精彩的典故。據《論律》記載:很久以前在一個叫嘎西的原始森林裏,有大象、猴子、兔子、鳥四種動物被稱爲“四和諧”,它們在一起從不以大欺小,團結和睦,非常快樂和諧。有一天“四和諧”來到了鮮花盛開、小溪奔流的一棵大果樹旁。猴子和鳥很自在地享受著果實,大象和兔子吃不到果實很生氣。因此提議:團體中應該選一位長老說了算,大家正發愁如何是好。這時,鳥站出來說:這事好辦,于是就飛到果樹上,你們看:我腳底下的這棵果樹,誰能說出第一次看見這棵果樹的生長高度,我們就可以確認誰是長者。于是大象就擡頭說:我和一群大象第一次看見這棵果樹的時候長的就跟我們一樣高。猴子說:我看見它的時候也是跟我一樣高。兔子說,我看見的時候也是長的和我一樣高,而且樹葉上的滴水我還舔過呢。鳥最後說:看來你們3個中猴子自然比大象年長,兔子比猴子年長。我呢,從前吃飽了種子,經常飛到這裏拉屎,後來長出了這棵果樹。于是大家覺得小鳥說的有道理,沒種子哪來的果樹啊。最後大家把聰明智慧的鳥選爲長者。從此大家相互尊重,互相幫助,過著更加快樂的生活,遇到河流大象背著大家過河,猴子摘果大家共享,表現出了團結和睦的動人景象。唐卡畫的故事實際上表達了人類社會和諧,家庭幸福美滿的願望。人們常常把《四和諧》唐卡畫懸挂在家裏或描繪在寺廟牆壁上,傳達以和諧爲貴的精神文化。

◎四和諧圖。

四、人與自然和諧的題材

◎六長壽圖。

《六長壽圖》:

藏族文化裏有一種大家非常熟悉的說法,即六長壽:人長壽、鳥長壽、獸長壽、山長壽、水長壽、樹長壽。這六種長壽根據各自的特征被形象地描繪成唐卡畫或壁畫,即是《六長壽圖》。畫中一個長壽老人盤腿入定,背靠果樹,一對梅花鹿和一對天鵝在鮮花盛開的草坪上自由自在地漫遊,從岩石縫裏流出來的水源源不斷地澆灌著花果樹木,整個一幅畫的主題就是大自然與人,這不僅僅是一種人與人之間表達祝壽用的方式,而且是一種表達人類和大自然共同生存長壽的美好願望。可見,藏族傳統文化非常注重大自然,也很尊重各種動物的生存權利。在西藏佛教史上各個教派的師祖們,往往把寺廟建立在鳥獸聚集、花樹繁茂的偏僻山溝裏,一來圖佛門清淨,二來圖佛門神聖之地鳥獸動物不易人爲破壞。因此,很多西藏《寺廟志》一開頭就用比較動聽的語言來描繪自己寺廟周圍的自然景光,對奇形怪態的山峰岩石和凶猛野獸及成林古樹都有很神秘的解說詩語,很多雪山都是以仙女、護法神命名。比較偏僻的寺廟周圍可以說是一個動物世界、山鳥、野兔、獐子和各種鳥類動物在寺廟附近山坡上隨處可見,尤其是豹子和狼之類哺乳動物也似乎知道僧人們受戒不會殺生,于是經常敢到寺廟附近尋食。總之,《六長壽圖》比較直觀生動地表達了人與動物、人與大自然共同和諧相處的美好願望。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