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牧民達珍的生活

文·圖/方素梅

朗色林村地處藏南谷地,産業結構以傳統的農牧業爲主,全村有草場約1.2萬畝,村民們大多是白天將牛羊趕到草場放牧,晚上再趕回村裏圈著。不過,村裏也有幾戶人家,至今仍然常年在山上放牧,過著遊牧的生活,達珍一家即是如此。2012年7月4日上午,我在翻譯紮桑的陪同下,到達珍家裏進行訪談。當時,達珍正在幫助大女兒照顧剛剛出生一個多月的小外孫女,她的丈夫和大女婿則在山上的牧場忙碌。

◎達珍在屋門前。

達珍今年48歲,是朗色林村二組居民。家庭人口5人,包括達珍夫婦、兩個女兒和外孫女。大女兒23歲,大女婿是本村三組人,與他們一起生活,但是戶口沒有遷過來。小女兒剛14歲,是中學生。達珍家的房屋是2010年新蓋的,上下兩層共8柱,約130平方米,和村裏其他人家相比面積要小一點。蓋房時,政府補貼安居工程款1.5萬,貸款1萬,親戚借給1萬多。目前,貸款和借款都沒有還清。房子蓋好後,達珍就經常在此居住。房子裏布置有藏式家具,有電視機、影碟機。但是達珍說:“我喜歡住在山上,因爲我的家人都在那裏。山上的生活自由自在。”我問她爲什麽到村裏蓋房,達珍說:“我是爲孩子著想啊!”

達珍一家主要從事牧業,除了小女兒外,全家常年在山上放牧。他們放牧的草場爲一組和二組共有,約爲1500畝,牛羊則是私有的。像他們一樣的專業牧民一組和三組也各有一家。三組的那家就是達珍的親家。目前達珍家有牦牛20頭,奶牛13頭,肉牛34頭,牛犢2頭,綿羊14只。這些牲畜所産的肉奶等主要供自家食用,去年生産酥油80多斤、奶渣40多斤,賣了七八斤奶渣,每斤13元,也送一些給親戚;宰殺了2頭老奶牛,出售了1頭奶牛(收入2500元)和1頭牦牛(收入4000元)。

達珍家成爲專業牧戶的曆史有幾十年了。達珍的父母是朗色林村一組居民。據達珍回憶,她1歲多的時候,就過繼到姨媽家,姨媽夫婦沒有孩子,他們原來給莊園附近的一家名叫紮西堅贊的貴族幹活,是紮西家的朗生,主要做紮西家地裏的農活和家裏的粗活。姨媽告訴達珍,那時候他們住在主人分給的一間小屋裏,每頓飯只有一小碗糌粑。

民主改革後,達珍的姨父姨媽在集體裏趕驢車,運送青稞等。達珍5歲時,到村小學上學,但只學了3個月,姨父姨媽開始爲生産隊放牧,達珍也隨他們上山居住,每年只下山一次,每次在村裏住三四天,一是將牛羊及奶制品交給生産隊,一是從隊裏領取上山的糧食和其他必需品。姨父姨媽都說,爲生産隊放牧的生活要比給紮西堅贊幹活時好得多。

改革開放後實行承包時,每人可以分配4畝土地,但是姨媽一家選擇繼續遊牧。他們把集體的牲畜購買過來,包括20多頭牦牛和27頭奶牛,折價1.9萬元,村裏允許他們慢慢還。後來姨父姨媽的身體都不好了,就下山了,達珍繼續在山上放牧。她有一個放牧的夥伴,比自己小一歲,是姨父大哥的兒子,13歲時被姨夫從貢嘎老家帶來。達珍18歲時,姨媽過世;21歲時,姨夫也去世了。達珍23歲時,與姨夫大哥的兒子登記結婚。他們一共生育了9個孩子,除了老三是在山南地區人民醫院生産的外,其余的孩子都是在山上自己生産。結果,只有老三(即大女兒)、老六(即小女兒)兩個孩子存活。我問達珍:“爲什麽不到醫院生産?”達珍回答:“活太忙了,沒有時間下山。”只有生老三時,達珍的母親和大哥到山上幫助他們放牧了,她才能夠到醫院生産,産後三天即回到山上。其他的孩子在山上臨盆時,只有丈夫照顧她。那些沒有存活的孩子,大多是生産時就夭折了。達珍說:“生完孩子後,我也沒有怎麽休息,過二三天就去幹活了。”達珍最後一次生産,是在2007年。

達珍現在的大女兒名叫達娃卓瑪,一直隨父母在山上放牧。至學齡時,也下山讀過半年書,後來因爲沒有人幫助父母幹活,就辍學了。我問她:“你在山上有朋友嗎?是不是很寂寞?”達娃卓瑪搖了搖頭說:“山上生活條件雖然沒有山下好,但是我已經習慣了。雖然沒有朋友,平時也可以聽聽收音機,和家人說說話,沒有覺得太寂寞。”

達娃卓瑪的丈夫是三組專業牧戶的孩子,也是從小就在山上生活。達娃卓瑪告訴我:“我們是自由戀愛的,2011年11月認識,2012年農曆2月登記結婚,2012年5月14日孩子出生。”我感到很吃驚,認識7個多月孩子就出生了,又不是早産,顯然日子不對啊!經反複確認,達娃仍堅持說無誤,我只好半信半疑。達娃懷孕後,在縣醫院做過一次檢查,吃了一點保胎藥。原准備去醫院生産,但是下山太晚,沒有來得及去醫院,就在村裏的家中分娩了,然後到縣醫院住了7天,花了500多元。現在西藏農村婦女生育醫療保障工作做得很好,産婦住院不用交押金或墊付費用。達娃卓瑪家花的500元可能是自費的部分。

達珍現在的小女兒名叫德吉央宗,8歲以前也在山上生活。由于達娃卓瑪沒有上學,達珍很後悔,所以就把德吉央宗送回村裏父母家,請他們幫助照顧德吉央宗的生活和學習。德吉央宗對學習很有興趣,成績還可以,現在貢嘎中學讀初中二年級。學校放假後,德吉央宗就回到山上與父母和姐姐團聚。平時,達珍夫婦很惦記德吉央宗,經常給她打電話,勉勵她好好學習。達珍說:“我不希望她像我們一樣在山上放牧了。”

除了放牧,達珍家其實在村裏也有承包地。2003年,他們全家4口人分到了7畝土地。達珍的父母幫助耕種了4年多,收獲都留給達珍他們。一般情況下,可收獲青稞五六百斤、小麥八九百斤、土豆三四百斤,油菜也有一些。後來他們就自己耕種了,平時在山上,農忙季節下山。收獲全部自己消費或喂食牲口。他們家沒有農業機械,需要時就向別人租用,如租用播種機的價格是每畝30元。

◎達珍和大女兒、外孫女。

◎達珍家房子外部。

達珍家的畜産品和農産品很少出售,所以每年的現金收入大約只有1.5萬元左右,既要用于生活必需品的消費,又要購買化肥、農藥等等,基本沒有積蓄。好在達珍的父母很照顧他們,負責德吉央宗的生活費用。由于生産繁忙,達珍一家每年只在農曆的一月,去一次村後山上的寺廟,點酥油燈和轉經。望果節時則轉農田。

我問達珍,現在的生活是不是比以前改善了?達珍說:“生活是好多了。自己養的牛羊歸自己,自己種植的糧食也歸自己。食品很豐富,能吃飽穿暖的。”我問達珍:“你們現在有什麽困難和問題?”達珍想了一會,回答說:“我們的現金收入太少了,家裏沒有什麽積蓄,做農活也沒有什麽機械,必須租借別人的,這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困難。”

問及醫療和社會保障,達珍回答也安心多了。達珍在山上生産過9次,非常了解婦女的病痛。達珍的丈夫有胃病,2003年時曾經在鄉衛生院住院治療,現在還沒有痊愈,在飲食方面很注意。所以,開展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後,母親替他們全家都報名繳費了。但是,在農村社會養老保險方面,只有達珍和大女兒參加了。達珍說,以後收入增加了,一定要把丈夫的那一份一次性補齊。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