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西藏陶器━━火與土的藝術新生

文·圖/楊世君

西藏墨竹工卡縣塔巴鎮塔巴村,是拉薩——林芝━━澤當旅遊黃金線318國道上的一個西藏農業小村,全村20余戶人家,多數以制陶爲生。在塔巴村公路兩側能看到一堆堆的紅陶土,這是塔巴村祖祖輩輩制陶人留下的燒陶遺迹,也是西藏列入國家級和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的一個標志。

朗嘎村70多歲的制陶老人。

西藏民間制陶約有5000年曆史。在新石器時代,藏族祖先與內地中原及世界上其他異域國土上的先民們,不約而同地發現了火與土燒煉的奇迹。先民們便試著以枝條編織爲胎,塗上泥巴在火上燒烤,或以泥條捏制成想象器物(即古老的盤築法制陶工藝),經火燒烤變成陶器。這種陶器可以用來打水、盛水或用來燒煮食物。動植物經高溫烹煮,比生食和直接在火上燒烤的食物要香酥綿軟,容易消化吸收,人們從此減少了生食,便少生疾病,體質更加健康。陶器是人類在不同地域和民族間,在相差不遠的時期內普遍的發現,是人類文明進程中最偉大的發明與創造之一,推動了人類社會迅速跨入更加文明的時代。

在上世紀70年代,西藏考古工作者在昌都縣卡若村發現新石器遺址,考古發掘出一大批極有價值的出土文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一件單口雙腹連體陶罐。其制成時間約在公元4500年━━5000年左右,爲手工捏制而成,外飾幾何紋飾,造型奇特而美觀。

它顯然不是生活中用于烹饪的器皿,而是有著百年乃至千年的制作經驗,再經適當燒制而形成的一件成熟的工藝品。它構思巧妙,制作工藝純熟,代表了卡若文化的制陶水平和卡若先民高超的器物造型能力,是新石器時代西藏陶器的代表和點睛之作,也是西藏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並以其造型設計了西藏博物館館徽標志。

輪制拍打。

拉薩墨竹工卡縣塔巴村燒陶約有千年曆史,在和平解放前的舊西藏,已是有名的制陶村。西藏舊政府、拉薩達官貴族、各大寺院,都曾定制使用過塔巴村燒制的陶器。西藏舊政府還以成文或不成文規定,給予塔巴村制陶藝人以減輕賦稅和少支差役等政策。塔巴村在西藏有類似于曆史上內地陶瓷官窯燒造場的地位,只是舊西藏貴族遠不如內地達官商賈、文人墨客那樣對精美陶瓷如癡如醉、珍愛有加。在舊西藏,制陶人與鐵匠、天葬師等被列爲社會最低階層,制陶人家的婚姻只能在對等的家庭之間進行。制陶人外出交往,都會自覺帶上自己的茶碗,他們沒有資格與一般平民、官家和僧人共同茶飲、平起平坐,社會給他們定位于最底層角色。

與塔巴村結緣是我十多年前的一次無意經過。那天去往林芝,途經塔巴村,見路邊幾堆煙霧,像是燒石灰的土窯。之後才聽同行說,這就是有名的西藏塔巴燒陶村,從不建窯燒陶,與幾千年前的古老燒陶方法一樣,就地堆燒。那次經過未及停車細看,但從此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和豐富聯想。此後不久,我專門到塔巴村考察采訪了燒陶的民間藝人,采訪參觀了制作過程:從村外山坡挖取紅白粘土,以石錘砸碎過篩,摻入一定量的石英粗沙或雲母礦砂,制成陶泥,堆放兩天以上便可用來制作。制陶人以自制的手動輪盤,置泥其上,以盤築法手捏拍打,或以陶制器具爲內模,以輪制拍打成型,脫模鑲底,捏耳貼流,粘接圈足,以軟皮布條濕水抹光,木條刻畫圖案,一件陶器泥胚即刻制成,經陰晾曬幹,即可燒制。

◎ 點火。

◎ 做好的陶胚在晾曬。

制陶人平時仍以農耕爲主,僅在春耕前或秋收後農閑時才制作陶器。在西藏幾乎沒有以燒陶爲生的職業制陶人,因此,稱他們爲陶農更爲貼切。因職業關系,我曾對西藏墨竹工卡、林周、紮朗、江孜、謝通門等縣的制陶村多次進行調查采訪,深入了解陶農們的生存狀況、面臨的困難和內心願望。多數陶農對制陶業前景茫然,既不知道市場大小,也不知該如何改進以適應市場需求,只是爲自家生活日用需要,或爲親朋好友訂制。他們在每年農閑時節,不緊不忙的燒制陶器,並不拿此當作主要營生。

西藏制陶地多爲農村,遠離林區,缺少木柴作燃料,由此導致了堆燒工藝難以向窯燒的提升進步。草根經過多年盤結變爲腐質可燃物,又稱爲泥煤。制陶人從村野河邊或草地挖取多年生草皮,曬幹備用。在平地先鋪墊一層草皮牛糞,陶胚置其上,大罐套小罐,大件套小件,合理置放,空隙間填塞草皮或牛糞,其上再覆蓋較厚一層草皮和幹牛糞,四周以石板圍護以保火溫。再以幹草稭杆和牛糞爲引火點燃,借助自然微風助燃,經過十多小時燃燒,草皮牛糞化爲灰燼,泥胚燒結變陶。至此,燒制過程結束,冷卻幾小時即可撥開燒土取出陶器。一件件陶胚由土黃色變爲褐紅色,體積略有收縮,泥土化陶,完成了火與土的熔煉藝術,成爲一件具有實用功能的物品。陶農們心懷喜悅地將自己的作品簡易包裝捆紮,裝上馬車或拖拉機,近些距離的以畜馱,帶去城鎮或鄰鄉銷售。也可以物易物,用陶器換取青稞、幹肉或鹽巴等生活物品。如此以來,一戶陶農一年下來可燒制、銷售二、三百件大小陶器,因此陶農家的經濟狀況一般略好于普通農戶。

◎ 裝上拖拉機, 陶農運往外地自己銷售。

◎ 做好的陶胚在晾曬。

制陶村向外輸出了精美陶器,卻挖走了當地大片的草坪綠茵,致泥沙暴露,十幾年至幾十年來草不複生。這些陶農平時自家的牛糞舍不得燒茶煮飯,甚至還要從外鄉買些牛糞來補充燃料。燒陶留下的是一堆失去了有機質的陶土灰燼,要若幹年後才能回歸農田。陶農們以長遠的生態環境損失換取了眼前微薄的收益,爲此付出了高昂的生態成本代價而不自知。近年來,在各級政府生態環境保護政策的壓力之下,半數以上陶農不敢明目張膽地挖取草皮,或放棄燒陶,一部分陶農仍悄悄挖取草皮作燃料,當地鄉村政府也是睜只眼閉只眼,給陶農以放任寬容。

由于西藏地處西南邊陲, 與內地交通不便,曆史上與內地和鄰省區物資文化交流處于半封閉狀態,因而形成相對封閉保守的生活方式。千百年來,陶器在藏民生活中擔當著重要角色,是燒飯、釀酒、喝茶、飲酒、烹饪乃至儲糧、盛水、裝油都離不開的主要生活器具。陶器不僅僅作爲日常生活用具,也是藏族百姓家中最爲普及和講究的工藝品。

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之後,隨著鋼鋁、塑料制品的大量面市,輕便而堅固耐用的現代器皿取代笨重而容易破損的陶器。在這些品種繁多的塑料、不繡鋼制品占居日用器具市場幾十年之後,人們又回想起陶制品的好處來。陶器沒有化學品汙染,沒有致病物殘留,能保持食品原汁源味,還具有保溫隔熱、節約能源和減少環境汙染的優點,具有良好環保和生態效益。

知識分子、環保志願者首先覺悟,找回祖輩們使用過的陶器,更有文化人收藏老舊陶器,作爲工藝品擺件擺放在居室書房。在短短幾年間,民間早已棄用的舊陶器赫然擺上了文物古董攤點,以幾百上千甚至萬元以上的價格,被國內外遊客收藏,或進入藝術品市場。有識之士隨之籲請政府搶救瀕臨失傳的民間手工制陶,恢複傳統制陶工藝,保護民族文化遺産。部分文化公司和工藝品店,悄然潛入制陶村調研發掘,幫助陶農改進工藝,把傳統的實用器具改進設計,做成具有濃郁民族特色的現代工藝品,進入旅遊紀念品市場,經由旅遊者帶向區外,走向世界,使古老的火與土的藝術煥發出新的光輝。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