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元代西藏官方檔案”成功入選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

文·圖 / 康夏紮西

2012年5月16日,在泰國曼谷召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委員會第5 次全體大會上,西藏自治區檔案局(館)申報的“元代西藏官方檔案”經過專家投票推薦,成功入選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這是繼2002 年入選《中國檔案文獻遺産名錄》後,“元代西藏官方檔案”申遺工作取得的又一重大進展。“元代西藏官方檔案”也成爲西藏首個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項目。

◎ 在泰國曼谷召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委員會第5次大會。

本次大會共審議了5個提名項目,其中2 項來自中國,分別爲中國西藏自治區檔案局申報的“元代西藏官方檔案”和廣東福建兩省檔案局聯合申報的“僑批檔案”,二者均順利入選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至此,中國列入該名錄的項目增至5項,其他3項分別爲《本草綱目》、《黃帝內經》和天主教澳門教區檔案文獻(16世紀至19世紀)。

年代久遠

此次入選世界記憶亞太名錄的“元代西藏官方檔案”共22件,其中,有4份聖旨、5份法旨和13份鐵券文書,這部分檔案自成體系,爲一個有機的整體。其年代極爲久遠,形成于公元1304年至1367年期間,爲元代時期,即西藏地方政權薩迦和帕竹時期。

公元13世紀中葉,蒙古帝國橫掃亞歐大陸,一向偏居一隅的西藏也未能幸免,被納入到元朝的控制之下,使西藏正式成爲中國的行政區域之一。當時的元朝皇帝扶植西藏的薩迦派宗教首領統治西藏的十三萬戶地方,不僅結束了西藏近四百年的分裂割據曆史,而且開創了以宗教首領爲統治階級代表的西藏政教合一的獨特統治模式,爲後來的政教合一統治方式提供了現實和理論基礎。這部分“元代西藏官方檔案”就是在這樣的曆史背景下産生的。

形制各異

這部分“元代西藏官方檔案”不僅有聖旨、法旨,還有鐵券文書,因産地和級別不同而形制各異,聖旨皆爲內地産手工紙,而法旨和鐵券文書之載體全爲藏紙。書寫形式也獨具特色,聖旨皆爲從左至右,呈長方形狀,而法旨和鐵券文書則從上往下,爲立方形狀。這組檔案背面都粘有綢緞布類,以求起到保護作用,延長它的壽命。

文種及文體獨特

這組檔案裏,皇帝聖旨爲八思巴文所書寫,法旨和鐵券文書則爲藏文。八思巴文即蒙古新字,元世祖忽必烈時期,西藏薩迦派宗教領袖八思巴奉命仿照藏文創制的一種文字,故稱八思巴文,但伴隨著元朝的覆滅,八思巴文亦被逐漸廢棄。八思巴文作爲元朝的官方用文,可轉寫其他任何一種語言文字,給後人留下了其轉寫的蒙文、漢文、藏文和維吾爾文等許多曆史文獻資料。至于藏文字體,現行藏文的基本字體爲兩種,即“烏堅”和“烏梅”,前者類似漢文的楷體,後者類似漢文的行書。按照著名學者更頓群培先生的考究,藏文行書因楷體速寫而成,兩者並非一開始就已完全獨立的兩種不同字體。按照這個角度理解,吐蕃後期已經出現了藏文楷書和行書混寫的風格,說明已經有行書的孕育。這部分檔案文獻的法旨和鐵券文書皆爲藏文“珠匝夏仁瑪”和“珠匝夏滾瑪”書寫,爲行書的一種,且與後來通行的行書有較大的區別。由此,我們可以斷定元代薩迦地方政權時期,藏文行書字體已經從楷體裏完全分離出來,並在不斷地自我規範和完善中。這組檔案的藏文字體給我們呈現了藏文字體發展演變的一個重要階段。

◎ 八思巴文元代檔案。

◎ 藏文元代檔案。

內容豐富

皇帝忽必烈統治西藏,並封薩迦派宗教領袖八思巴爲帝師以來,在元朝,共出十三任帝師,皆由薩迦派昆氏家族來擔任。帝師執掌總制院,同時集西藏的政教大權于一身。“西藏元代官方檔案”詳細記載了皇帝和帝師對西藏一些寺廟予以免稅、賜增莊園;對部分活佛、法師則委任官職等內容,這些檔案文獻不僅反映了西藏正式納入祖國版圖,受元中央政府行政管轄的不爭事實,還從側面再現了整個西藏政教合一政治體制的形成基礎以及它的統治形態,爲其後來的完全成型奠定了理論和現實基礎,爲研究當時的曆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檔案文獻資料。

“元代西藏官方檔案”的有效保護和保存,又在世界範圍內有力地證明了我國曆來重視搶救和保護少數民族曆史文化遺産並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績。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