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從藏族流動人口狀況看漢藏民族關系

文/仁真洛色

◎ 2010年9月6日,玉樹災區第二批赴省外就讀的師生搭乘火車抵達成都。

必須了解的事實

中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以來,中國公民在境內的自由遷徙權利得到釋放和法律保障,內地的許多城市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形形色色、自由遷移的少數民族身影,其中藏族人以其鮮明的文化特點,作爲內地城市中一支活躍的少數民族流動人口隊伍而引人注目。

爲了填補相關學術空白,也爲了客觀地將當前中國境內漢藏民族人口間的“雙向或多向流動”的真實情況展現給世界,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當代所于2011年6月展開了內地藏族流動人口課題研究。四個由專家、學者組成的調查小組在具有典型性的成都市以及附近的雙流縣、郫縣、都江堰市進行了6個月的實地調研和抽樣調查,對當地藏族流動人口的人數、分布、人員結構及來源,藏族流動人口從業狀況以及生活、思想狀況,地方政府對藏族流動人口政策,藏族流動人口與當地社會關系,當地民衆對于藏族流動人口的認識和評價等進行了問卷和入戶調查,在數據和個案實證的支撐下,運用現代人類學、人口學和社會學等學科的理論做出現狀及趨勢的研判。

各民族人口流動呈現“雙向或多向”趨勢

1949年新中國建立後,特別是改革開放實施30年以來,封建政治作用力下的自我族籍觀念和排外思想藩籬被逐漸破除,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各民族間的平等、團結成爲主導各民族交流的主流思想,特別是在改革開放政策實施的30 年來,西藏和其他藏區經濟快速發展,長期以來限制各民族人民自由交往和經濟互惠互利的地域屏障被越來越便捷的交通、通訊、網絡和日益寬松的民族包容大環境打破,在市場經濟原則驅動以及受法律保護的公民自由遷徙和自主擇業權利作用下,整個中國的人口,包括少數民族人口呈現大範圍、跨區域地自由“趨利”和“趨舒適”流動趨勢。各民族間事實上正在逐步形成正常、健康的雙向或多向互動、互利、互補關系。

據初步調查統計,目前,在北京、上海、成都、廣州、西甯、蘭州、昆明等中國內地大城市都有爲數不等的各階層藏族人口流動或定居。如北京市常住藏族人口就有1萬多人,如北京市的798藝術區等知名地方都能找得到純正的藏族文化展示;北京的瑪吉阿米藏餐廳成爲中外遊客在北京品嘗藏族飲食和文化特色的首選餐廳。

漢藏民族關系譜寫出新的篇章

地處青藏高原和平原結合部的四川成都,以其“天府之國”獨特的地理位置和舒適的生活條件吸引著古往今來的藏族人。改革開放政策實施以來,成都市以其開放、包容的大都市風範,吸引著來自全國民衆自由往來,西藏和其他藏區的藏民也大量湧入成都求學、經商、求職、購房或頤養天年,分享我國改革開放的各項成果和公民權利。

目前,成都市區有戶籍的藏族人口達30000多人,無戶籍常住藏族流動人口在15至20萬之間,每年約有100多萬人次來自西藏和其他藏區的藏族人口在成都市區流動,在成都市南邊的武侯區和西面的金牛區分別形成了2個具備相當規模的“藏族聚居區”和“藏族特色商品一條街”的商業區(僅在武侯祠橫街這條790米的街道上就有藏族人經營的宗教用品商鋪120多戶);在成都市管轄的雙流縣、郫縣和都江堰市,分別定居著從甘孜藏族自治州和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遷居此處經商以及通過購商品房定居的數萬藏族人(每逢年節更有多達10萬以上的藏族人湧至這些城鎮),藏族歌舞已成爲主導這些城鎮民衆休閑鍛煉的主流文化。以至于西藏民衆將成都市譽稱爲“西藏的後花園”,甘孜藏族自治州民衆將雙流縣戲稱爲“甘孜州的第19個縣”(甘孜州由18個縣域組成),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民衆將郫縣、都江堰市戲稱爲“阿壩州的附屬縣”。

◎ 鄭州四中西藏班的藏族女學生在畫室進行素描練習。鄭州市第四中學是河南省唯一參與國家“智力援藏”計劃的學校,1985年開辦首個藏族學生班,20年來,培養了2300多名合格的畢業生。王頌 攝 新華社

◎ 共康中學來自西藏日喀則地區的紮西拉姆和同學們在體育課上練習雙腿跳。上海市共康中學是一所以藏族學生爲主、藏漢合校的寄宿制民族中學, 也是國內規模最大的內地西藏班(校)之一。劉穎 攝 新華社

有“美人谷”譽稱的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丹巴縣,全縣人口5萬多,僅在成都等內地城市從事民族歌舞演藝活動的就有3000人以上;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金川縣,全縣人口7萬多,但在以成都爲代表的全國各城市經商、求讀的就有1萬多人;同處該州偏北並以純牧業爲主營的阿壩縣,全縣總人口7萬多,在成都及全國各地從事商務活動的也有1萬多人。西藏和其他藏區的藏人大量湧入內地都市,不僅豐富了內地文化,也給各自家庭和家鄉的經濟改善、觀念改變等帶來積極影響。

成都市政府和市民在接納和包容藏族等少數民族來成都生活的同時,還積極想辦法爲藏族等少數民族在內地謀生提供更好的服務和平台:距成都市22公裏的郫縣安德鎮,2006年被四川省民族事務委員會批准爲“四川省安德民族貿易市場”和“四川省安德民族工業園區”,吸引了大量少數民族群衆在此興家置業,同漢民族和睦共處。郫縣政府選派了藏族幹部去擔任安德鎮鎮黨委書記,更好地保障少數民族權益和服務好少數民族民衆。目前,該鎮有上千戶經營民族商品貿易的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商家,成爲川西最重要的跨區域、多民族的商貿物資集散地之一。每年有以藏族爲主的30多萬人次在該鎮流動。如阿壩州金川籍藏族企業家杜玉華在安德投資興建了成都最大的高原牦牛交易市場,每天都有幾十輛載滿牦牛從藏區運出的車在交易,年交易額超過1 億元,不僅解決了四川藏區産品的市場銷路,有力地促進了地方經濟的發展,也爲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的物資供應和銷售做出了積極貢獻。

2011年1月1日起,成都市作爲中西部特大中心城市和全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成都市人民政府頒布的《成都市居住證管理規定》正式實施,實行以居住狀態重新界定“居民”身份,所有流動人口都有平等權利在市政府申辦有效期爲五年的《成都市居住證》和有效期爲一年的《成都市臨時居住證》,凡持證的人都可以與成都市民一樣享有醫療衛生、教育、機動車駕駛執照申領、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法律援助、勞動就業、參與社區管理等12個方面公共資源的權益。爲成都市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的流動人口、包括少數民族流動人口在內的公民權益受到政府和法律保障,流動人口能夠與當地市民一道平等共享改革發展的成果。

民族間的“雙向或多向自主流動”趨勢不可逆轉

透過對成都藏族流動人口的實地調研,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結論。

◎ 北京南鑼鼓巷裏的西藏咖啡館,經營者爲在京藏族。 紮西 攝

1949年以來,中國共産黨政府致力于民族平等、團結和共同進步的政策顯現實效。特別是改革開放政策實施以來,中國憲法和法律允許並保障中國公民在中國境內的合法流動,包括漢族在內的各民族民衆自由遷徙、自主擇業等基本權利受到法律的充分保障。

多民族國家中各民族間友好交往、和諧共處的根基是平等、公平、自由等權益保障。少數民族個體能在主體民族聚居區自主流動、經商、置業、安居養老,不僅體現了國家公民基本權益的整體認同和法律保障下的公民遷徙擇業安全感,更反映出當地社會提供給外來流動人口的平等機遇和市民同等公共服務程度。成都市藏族(包括其他民族)流動人口的不斷增加,說明藏族及其他少數民族民衆對成都市社會體系相對平等和社會包容度的認同,直接反映出在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環境下,各民族相互來往、相互包容、相互認同、和諧共處已經成爲一種共識和發展趨勢,這種民族和諧的融合趨勢已經成爲中國民族關系主流。

漢藏民族關系進入曆史以來最好時期

在中國各少數民族之間的人口流動呈現受法律保護的自由遷徙時,漢藏民族之間也呈現“自主性雙向或多向流動”。在以漢族爲主的各民族人員到西藏經商、打工、交流、朝聖、旅遊的同時,也有大量藏族從西藏以及四川、青海、甘肅、雲南四省的藏族自治州、鄉、鎮湧入漢人密集的內地大都市經商、打工、求學、謀職、交流、旅遊。這些藏族也將不同地域的藏族宗教、文化、餐飲、風俗習慣等帶到漢族地區,極大地豐富了內地城市的多元化文化及市場需求,對當地的經濟發展、文化繁榮也做出了重要貢獻。

由于“趨利”和“舒適”規律使然,絕大多數從內地到西藏自治區經商務工流動人口具有顯著的季節性和臨時性特點,很少有人考慮長期滯留或者在當地購房退休養老。而大多數在內地城市中的藏族流動人口則選擇長期留在內地城市,許多還在內地購房置業,將家屬和親屬都搬遷動員到內地定居或退休養老,導致內地的“藏族聚居區”增多,而且規模也越來越大。

◎ 在北京常能見到藏族經營的藏飾商店。 紮西 攝

◎ 北京瑪吉阿米藏餐吧的樂隊,成員主要由在京藏族組成。 紮西 攝

開放與包容是人類進步與和諧的重要標志。通過60多年的努力,西藏和其他藏區的開放和漢、藏民族間的相互認同、接納程度都已今非昔比。在人口稠密、寸土寸金的天府之國能出現數個“藏人聚居區”,包容大量西藏和其他藏區的藏族人謀生和安居,大量西藏和其他藏區的藏族民衆敢于在漢人密集的成都市經商、買房置産、安居養老的客觀現象,本身就說明當前的漢藏民族的相互認同和族際關系是曆史上最好的時期。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