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陽光這邊獨好

 

陽光下的布達拉宮。定真桑 攝

◎在拉魯濕地過冬的水鳥。定真桑 攝

龍王潭的石拱橋。定真桑 攝

 

◎轉八廓街。 土登旺紮 攝

◎轉經的人們在歇息。定真桑 攝

◎在大昭寺前朝拜的人們。土登旺紮 攝

 

回到內地剛剛十來天,每天看著霧氣迷蒙、灰暗陰冷的天空,不由得深深懷念起拉薩的燦爛陽光。

說到光照,一般人只知道高原上光照時間長、紫外線強,不小心的話皮膚會被曬傷,而不知道太陽對于高原人民的特殊恩惠和作用。天寒地凍的季節裏,當內地各大城市終日被濕冷渾濁的霧氣彌漫包圍時,高懸于拉薩上空的太陽,使天地明亮,大地溫暖。

進入11月份,拉薩迎來了足夠熱烈、足夠燦爛、足夠溫暖、足夠多情的冬季。的確,在寒冷的冬季,太陽總是特別眷顧高原古城拉薩,勤勞的太陽公公每天早早地從山背後射出萬道金光,然後一點點增加熱力,起勁地照耀著拉薩城的角角落落,似乎不照到金色陽光下的人們脫掉厚重的棉衣不罷休。你看,大街小巷一個個甜茶館門口,津津有味品茶用餐的客人們,無不敞開了胸襟、紅潤著面龐,其熱火朝天的樣子恰如北方人在過盛夏。拉薩的大小園林樹木間,在溫暖陽光與充足水源的作用下,小草們也似乎忘記了季節,綠意盎然。一些年輕人幹脆舒展開肢體,暢快地和衣躺臥在溫暖的草地上。此情此景,任誰能想到正值隆冬時節!

巍峨矗立于拉薩市中心的布達拉宮,在冬季的燦爛陽光下更顯得輝煌耀眼。雄偉莊嚴的宮殿,似乎在告訴人們,時光從不曾流逝。布達拉宮後面龍王潭裏的湖水,也瑩瑩地綠著,在陽光照耀下,湖水波光潋滟,發出綠玉般的盈潤光澤,遲遲不結冰,像是要給鳥禽們一片遊戲生活的樂園,而鳥禽們也似乎明白了它的好意,于是,越來越多的鳥禽們彙集于此,白色的鵝伸展長長的頸,抖動潔白的羽毛展示著自己優美的身姿;家養鴨和有著彩色亮麗羽毛的野鴨和平相處;還有各種不知名的水鳥,惬意地在綠玉般的水波中舒展翅羽、劃動腳掌,一邊覓食一邊自由自在地嬉戲,清清綠水被鳥禽們激蕩起層層漣漪,泛起美麗的波紋。

站立在明媚陽光下,看著水中自得其樂的鳥禽、岸邊悠閑自在的人們、溫暖的大地和充滿生機的綠草,天地間是一派樂融融的祥和。霎時使人的心情受到感染而活泛起來,沒有了蕭索冬季的淒冷與沉寂。

拉薩的柳樹,總是從每年初春的二三月份即開始發芽吐綠,爲高原人民撐開一把把小綠傘。已經十一月底了,樹葉依然翠綠如新,幾乎與松柏一樣,四季常青。柳樹下,小草照舊是綠茵茵一片,草地上被排列成各種幾何圖形的低矮灌木也依然呈現出旺盛的生命活力,似乎是在感激陽光給予它們的特別溫暖。防洪渠裏的水歡快地流淌著,品種繁多的鳥兒三兩只一組,或五六只一群,在水渠中自在地追逐嬉戲,在水面上畫出各種圖案,激起層層漣漪。在沒有鳥兒遊動的地段,水中清晰地倒映著河岸邊的樹木,經過水的過濾,竟然比地面上的樹木更清晰明麗。

防洪渠外,拉魯濕地東西貫通,像一個巨大的氧吧,或一葉巨型的肺,將人類最需要的富含氧氣的濕潤空氣,源源不斷地輸送給生活在這座城市中的人們,殷勤地保護著拉薩城。站在護欄的外邊,能夠清晰地看到濕地上那一望無際、高低錯落的葦蕩草叢。

蘆葦叢下,有清亮的水在源源不斷地從地底下滲出,仿佛能聽到汩汩的水流聲。蘆葦較稀疏的地方,一片片清亮的水面上,聚集著品種繁多、數量頗豐的鳥類。在就近的一塊水面上,我粗略數了一下,竟有十來個類別。在此越冬的鳥兒,不管種類還是數量,都明顯比前些年濕地被保護起來之前大大地增加了。這些鳥兒們形體有大有小,羽毛顔色各異,聚集在一起顯得五彩缤紛。想必它們的習性也各不相同,但它們安靜和諧地同處一片水域,各得其所,自得其樂。

水渠對岸濕地的邊上,衆多鳥禽們悠閑自得地曬著太陽,耐心細致地梳理著自己的羽毛;而水渠的這邊,鵝卵石鋪就的小徑旁,綠茵茵的草地上,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對青年男女,他們或躺或坐著,親親密密地卿卿我我著。多麽幸福的年輕人呵!他們把自己融入大自然,無拘無束地把身體坦陳天地間,把心靈交給對方,輕松自在地享受情愛。

拉薩城南的拉薩河,河水由東往西靜靜地流淌著,不變千年的從容步伐,潺潺的水流在金色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五光十色的瑩潤光芒,瑰麗而眩目。冬季裏河水似乎越來越少,隨著裸露出的河床的高低錯落,河水已被分割成一道道的小溪流。但這水流不大的河流,因爲熱情陽光的特別關照,卻從不曾結冰。深深淺淺的河水中,各種水鳥在多彩的水面上,自由自在地過著自己的日子。想必這溫暖的拉薩河,定是鳥兒們的“春天”樂園吧。

拉薩人民以及生長在高原溫暖大地上的動植物們,全然不知山外那嚴冬冷寒對于萬物的肆意淩虐和嚴峻考驗,顧自如此奢侈、惬意而又從容地享受著自己的陽光生活。

何其美哉,陽光明媚的高原古城——冬季的拉薩!

幸福天降節

“這些人都到哪去?”本意是一句普通問話,但放在特殊場景下卻會産生特別的效果,甚至意外地生出一些喜劇意味來。我聽到這句話時是前年的天降節,當時的情景讓我至今想起來都禁不住發笑。也因了這一插趣,而讓我從此對天降節記憶深刻。

在宗角祿康公園的南邊,緊依于紅山腳下平整光潔的轉經道上,轉經的人流如河水般緩緩流淌著,一個個步履從容。上午金色的陽光如同佛光,普照著虔誠的轉經人。明媚陽光下,走在轉經道上的人們,無論男女老少,一個個臉上都洋溢著樂觀與豁達,神態透著甯靜與安詳。彙入其中,你會感覺被溫暖祥和包圍著,明知是走在冬季的街道上,卻感受不到淒寒與冷清,似乎連空氣都是熱情的、熱鬧的。

在拉薩生活已經多年,我自然知道這條環繞布達拉宮的光潔的石板路,被藏族人民稱爲“孜廓”,是拉薩最重要的轉經道之一。這裏向來轉經人都很多,但明顯感覺今天的轉經人特別地多,人流似乎快趕上薩噶達瓦節時的盛況了。莫非今天是什麽特殊日子?好奇心驅使下不禁向身邊的老人請教。今天是天降節啊!老人一邊回答,一邊很不解地看了一眼我這個長得很像藏族的人,不明白我怎麽連這個都不知道。噢,天降節啊!我略帶歉意地重複了一句。

其實,天降節我是知道的,只是這個節日是按照藏曆計算的,我忽略了。我隨著人流開始順時針轉繞布達拉宮,同時,默默感受著信徒們的虔誠,以及他們心靈特有的甯靜安詳。當跟隨轉經人流走到布達拉宮西邊的轉經道上時,迎面看見三四個20多歲、模樣像是剛走出校門不久的年輕人,醒目地逆著人流走來。他們帶著一臉茫然,睜大雙眼,似乎在急切地尋找什麽。當其中一個女孩子從人群中看到我時,好像終于找到目標般一臉喜悅,急迫得連打招呼都忘記了,開口便直奔主題:“這些人都到哪去?”匆匆說完便一臉期待地看著我。

我被她的急切樣逗笑了,幸好這個問題我知道,而且相關的知識信息基本准確完善。于是,我一邊請她掉轉方向一起往前走,一邊向她講述了天降節的起源和具體活動內容:“天降節”是人們紀念佛祖釋迦牟尼從天界降臨人間的特定節日。相傳,釋迦牟尼佛的母親摩耶夫人去世後轉生在三十三天。佛祖在藏曆九月二十二這天專程前往天界爲母親講經說法。這個事情被當時的印度國王知道了,他虔誠祈請佛祖再臨人間爲衆生轉法輪傳講佛法。慈悲的佛祖答應了他的請求,于是,應邀于這一天從天界降臨人間,爲衆生廣轉法輪。後世的人們爲了紀念釋迦牟尼佛祖的偉大功德,將藏曆九月二十二這天定爲“天降節”。 從此後,每年的這一天,佛教徒們人人都要舉行煨桑上香、供奉、轉經、朝佛等一系列拜佛活動。人們現在順時針轉繞布達拉宮就是朝佛轉經的一種方式。其它各大小寺院、佛塔等聖迹周圍都有轉經道,那些居所離市區較遠不方便前來布達拉宮的人,會就近選擇轉經道進行轉經朝佛……

女孩聽完後,滿臉感激,一再向我道謝。她身旁的幾個同伴也頻頻含笑點頭,以示謝意。此時此刻,我的心裏也是陽光明媚,不是因爲幾個年輕人的道謝,而是有機會能夠將自己知道的相關准確信息傳遞給渴望了解它的年輕人。

最美仙女節

拉薩千百年來傳承著一個美麗的節日——即藏曆十月十五的“吉祥天女節”,俗稱“仙女節”。藏曆的紀年與漢族的陰曆比較接近,而陰曆的十月已經是隆冬時節。可見,這一美麗的節日是隱藏在寒冷深處的。莫非也是爲了給人們冰冷的身心一份美麗的溫暖,才在拉薩溫暖的冬季裏,有了這個堪稱最美麗的節日。

“吉祥天女”藏文音“班丹拉姆”,是藏傳佛教密宗的最重要的出世間護法神之一。傳說,她最早是古印度婆羅門教的主神加裏女神,後被佛教吸收爲護法神,稱爲“吉祥天女”。班丹拉姆以及她示現的另外兩個不同法相,被供奉在大昭寺的二樓,以紅綢遮蓋。平時朝拜的人們是見不到她的。後來,班丹拉姆的另外兩個不同法相被演繹成了她的兩個女兒,並衍生出一個美麗的神話故事。班丹拉姆的小女兒白拉姆自幼好吃懶做,後來被母親趕到八廓東街,在原索康府的外牆上,接受人們的施舍;大女兒白拉白東瑪面醜如蛙,卻很多情,她與護送釋迦牟尼佛像的宗贊戰神偷偷相愛了。班丹拉姆知道後很生氣,將宗贊戰神驅逐到拉薩河南岸,每年只允許兩個人相見一次。時間就定在十月十五。于是,每年的藏曆十月十五,大昭寺的僧人們要請出掀開了面紗的女神,繞八廓街轉一圈。當轉到八廓街的東南角時,要稍作停留,以讓背上的女神與河對岸的情人遙遙相對片刻。

不知從什麽時候起,護法神白拉白東瑪與情人相會的日子,演繹成了拉薩世俗民衆的盛大節日。仙女節這一天,拉薩城裏上至耄耋老婦、下至幼小轉經的人們在歇息。定真桑 攝女童,人人都被視作仙女,可以大大方方地向男同胞們索要禮物。想想,滿城的仙女,該是怎樣一幅美景呵!因此而說“仙女節”是世界上最美的節日,應該不爲過吧?

仙女節時,無論在街道上、單位裏還是辦公室裏,成年男性凡是碰見老少“仙女們”,不管認識與否,均要贈予她們節日禮物。大昭寺周圍的八廓街則一般是老仙女們集中索要禮物的地方。現在,仙女們的節日禮物全都由人民幣代替了。這天遇到仙女的男子們,一般都早有准備,有大大方方給每人一元的,也有慷慨給仙女們十元百元的,甚至有掏出一沓毛票逐個散發的。錢幣不論多少,老少仙女們都會樂呵呵地接在手裏,而絕不會嫌棄。本來嘛,要錢與給錢都只代表一種心意,圖個喜慶吉祥而已。

這一天,拉薩城的女子們在溫暖明媚的陽光下,過足了“仙女”瘾,仿佛人人都變身爲夢幻般的美麗仙女。如此,才演繹衍生出了寒冷冬季裏拉薩城最美麗的節日。

濃情八廓街

隨著隆冬來臨,拉薩城上空的太陽光似乎也鉚足了勁,越來越火辣辣。然而,無論光照多麽熱情,若與大昭寺八廓街上洶湧的朝聖人流比起來,還是顯得平靜多了。

冬天來了,大地開始休眠。辛勞了一年的農人們、牧民們停下慣于忙碌的雙手,紛紛踏上了關照心靈之路——朝聖。藏區的廣大百姓,無論男女老少,心目中的第一個聖地便是拉薩。拉薩的寺廟中尤其以大昭寺和布達拉宮爲最神聖的朝拜處。而環繞著大昭寺的八廓街因爲其更豐富的蘊涵,無可爭辯地成了朝聖人群的首選落腳處。于是,冬季陽光下,人們以各種方式,從四面八方趕往心目中的聖地拉薩,彙集于大昭寺八廓街。你會發現:一向包羅萬象、八方賓朋雲集的拉薩城,驟然變了神韻,變得西藏地方味道更濃郁了,宗教氛圍也更濃了。

來自不同地區的農牧民們,穿著自己家鄉的特色服裝,帶著各自家鄉的異樣風塵,熱情地撲進拉薩的懷抱,迫切地融入聖城拉薩。一股股新鮮的風塵氣息,如同給拉薩城潑上一片斑斓色彩,你看,頭系紅色英雄結的、發間夾以五色彩線的、長袖及地的、皮毛外翻的、厚重的藏式皮靴、厚厚的松糕底配以大紅繡花鞋面的藏式布靴,各種裝扮應有盡有。使得原本就豐富多彩的八廓街上更加地熱鬧非凡、異彩紛呈。

隨著冬的深入、藏曆新年的臨近,一撥又一撥著各色服裝的人流還在源源不斷地湧現。太陽的萬丈金色光芒將人們曬得一個個臉膛通紅、汗流浃背。終于,男人們先沉不住氣了,紛紛開始脫衣挽袖,一些高大英俊的康巴漢子,甚至于光了膀子,只將那厚重的皮袍墜在腰部以下,隨著那有力的步伐,衣袖跟著節奏舞蹈般擺動著。密集的人流如波濤般從早到晚湧動不絕,可以說,沒有見過這個陣勢的話,你不知道什麽叫冬日的拉薩!

這個季節也是農牧民們集中消費購物的時期。每天,那黑壓壓的人流除了湧向大昭寺和附近的各大小寺廟,朝拜裏面供奉的以釋迦牟尼佛十二歲等身像爲主的各位佛菩薩外,還兼顧在那鱗次栉比的大小攤位店鋪裏采購各類物品。

一時間,八廓街上桑煙袅袅、香氣氤氲,誦經聲不絕于耳,交易聲此起彼伏,天空中陽光熱烈,大地上人聲鼎沸。好一派興盛景象!好一個寂寥隆冬中的濃情八廓街!朝拜時是無比地熱情、無比地虔誠,而采購物品時又是無比地耐心、無比地專心。在這裏,出世間的心靈朝聖行爲,與世俗人間的柴米油鹽、衣食住行就這麽自然而然地相融相攜,和諧共處。把個八廓街裝點得怎一個神秘莊嚴、豐盛熱鬧、異彩紛呈、氣象萬千形容得了呵!

時光走進了隆冬深處,而拉薩的陽光愈加明媚而燦爛,拉薩人民的生活照舊溫暖而惬意,分布于寒冷冬季的一個個節日,也似乎跟拉薩人的好日子一樣多。

接下來還有藏曆十月二十五的燃燈節,藏曆十二月二十七的色拉寺金剛橛節等隆重節日,這兩個雖是純粹的宗教節日,但藏族老百姓依然可以把它們演繹成虔誠信仰與世俗日常生活相融並濟的熱鬧活動。之後,就是藏曆新年時那民俗風情與宗教活動難以界定的各種複雜、繁瑣而又喜慶、熱鬧的節慶。這一個個或宗教的、或民間的大小節日,總是適時地爲生活本來就悠閑自在的藏族百姓們,送來充分的歡聚和喜樂理由。

而所有的活動,始終都有燦爛陽光的熱情陪伴。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