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次仁加布:我的人生從一場夢開始
程瑤


在納木措說唱格薩爾

  打開地圖,在搜索欄裏輸入“那曲雙湖縣”,我才知道它竟然距離那曲鎮還有500多公裏。這裏地處藏北高原西北,位于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平均海拔4800米,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縣。這裏,曆史上因人迹罕至,曾被稱爲“無人區”,再往北走就是可可西裏了,是野生動物的天堂,也是“人類生理極限的試驗場”。這裏,幾乎與珠峰同緯度,有唐古拉山、昆侖山,還有除南極、北極以外的世界上第三大冰川—普若崗日冰川,被譽爲“世界第三極”。

  也正是在這樣一個遠離喧囂、接近神靈的藏北草原上,一個延續了千年的民間瑰寶,在此生根發芽、枝繁葉茂,從這裏向世界傳播了讓人們爲之贊歎的古老文明,誕生了格薩爾文化。藏族有句諺語:“嶺國每個人的嘴裏都有一部《格薩爾》”。這部至今世界上最長的英雄史詩的故事到底有多少,用說唱藝人們的話來講,“像雜色馬的毛一樣多”。

  2014年是捷報頻頻的一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定《格薩爾》爲世界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中國社科院全國《格薩(斯)爾》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又授予那曲地區“嶺•格薩爾藝人之家”的榮譽稱號,因爲全世界現有的160多位格薩爾說唱藝人中,僅這裏就孕育了108位。這些榮譽同時也更加肯定了《格薩爾》是世界上唯一一部“活著的”史詩,因爲至今還有一代代散落在民間的遊吟詩人通過口頭吟唱的方式傳頌、豐富著它。不過,最令人不解的就是這種傳承不是師徒相傳,其藝人大多爲“神授”藝人。他們中的有些人生過大病或是夢醒後,突然能夠說唱出多部《格薩爾》史詩。我曾經以爲這些故事真的就是傳說,直到2018年底認識了次仁加布老師,一位來自藏北草原的格薩爾說唱藝人。

  次仁加布出生在那曲的雙湖縣巴嶺鄉,他的家裏出過五位格薩爾“神授”說唱藝人:爺爺的母親、爺爺、父親、他和弟弟嘎土,他們都是被神靈眷顧的人。一個家族幾代人都是“神授”說唱藝人是非常罕見的,這也是整個藏區爲數不多的幾代“神授”說唱藝人之家。次仁加布小的時候就聽爸爸說唱《格薩爾》,那個時候一聽到關于英雄打仗的故事情節,就會非常興奮,崇拜之情由心而起。

  1997年,13歲的次仁加布如同往常一樣在無人區放羊,中途睡了一個小時,夢見一個身著绛紅色僧袍的喇嘛從天而降,給了他很多書籍,然後一聲不響地離開。隨後,在夢中他狼吞虎咽地吃了這些書籍。夢醒後,他往前走了七八十步,心裏開始明確感覺到自己想要講述《格薩爾》,但就是怎麽也說不出來。直到14歲那年的六一兒童節,次仁加布表演一個講故事的節目,在講述中突然開始說唱,持續大概五分鍾時間,再次出現無法開口說唱的情況。

  17歲那年年底,次仁加布與家人、親戚等20人一起到那曲等地的寺廟進行朝拜,在路上的一個格薩爾仲肯藝人茶館裏(藏語的“仲肯”指說唱《格薩爾》史詩的人),次仁加布聽到藝人在台上說唱格薩爾王霍嶺大戰那一段故事,他像瘋了一般,從座位上一躍而起,跨越了幾個桌子,沖到台上進行說唱,但是卻語無倫次,沒有人能夠聽懂他在說什麽。從茶館被弟弟帶出來後,碰巧在街上遇見一位從薩迦來的喇嘛,因爲大家都以爲次仁加布瘋了,所以請這位喇嘛來念經化解治療。第二天醒來,次仁加布恢複正常,兩天後他又開始斷斷續續地說唱一些格薩爾王的故事,內容比之前更清楚,時間也比以前更長,但是親戚們還是建議不要讓他說太多了,怕再次出現瘋癫狀況。

  朝拜結束,次仁加布回到老家後白天不敢在家裏說唱《格薩爾》,怕大家認爲他又瘋了,只能在放羊的時候對著空無一人的天地說唱著心中的格薩爾王故事,但一說便停不下來。曾有一段時間,每天早上睡醒後,就如同機器開啓了自動運作模式一般,滔滔不絕地說唱起來,無法停止。哪怕是中途略作停頓後,馬上又開始無休止的說唱。家人實在沒有辦法,最後決定還是去寺廟裏請喇嘛再次念經。次仁加布騎著馬走了三天到達尼瑪縣的寺廟,正式地請一位喇嘛進行開導,從那以後,他終于可以控制自己的《格薩爾》說唱。

  生活一切恢複正常後,次仁加布到那曲的職業技術學校學習了三年藏醫,因爲村子裏當時沒有醫生,他希望通過學醫爲村裏做些事情,救治村裏的病患。在給別人看病的時候,也會說唱一些《格薩爾》的故事,病人們也會給一些錢,一塊、三塊、五塊,他又拿著這些錢去購買藥材做成藏藥免費發給比較貧困的病人。2008年,雙湖和班戈兩個縣的政府經濟合作成立了一所醫院,次仁加布在那裏作爲藏醫一直工作到2013年初,在當地有一定的名氣。其他村或縣,如尼瑪縣、安多縣的人也會請他過去看病,最遠到過1000多公裏以外的地方。看病的時候有的家庭也會請他說唱《格薩爾》,特別是對于有病患的家庭來說,能夠聽到《格薩爾》的說唱是一件非常吉祥的事情。有時也會碰見一些無法治療的疾病,沒有合適的藥品,這時次仁加布就會說唱一段《格薩爾》,神奇的是,病人的身心痛苦能夠得到不少的緩解。

  弟弟嘎土比次仁加布小10歲,也是從小耳濡目染,從父親和哥哥的說唱中,從電視和書籍上了解到格薩爾王的傳奇故事,非常喜歡。十五歲的時候,嘎土在放羊時睡著了,睡夢中夢見格薩爾王和他的三十位英雄,身著戰袍騎在馬背上。夢醒後,感覺自己心裏有些東西想說出來,但是卻無法開口表達。這些東西都是關于格薩爾王,如果有些是以前聽說過的,則可以說出來,但如果是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心裏知道但卻無法敘述。有了哥哥之前的經曆,家裏請喇嘛進行開導,憋在心裏的所有內容終于可以娓娓道來,嘎土的說唱從此開始。三年前,嘎土在夢中夢到一位阿尼拉給了他一本關于格薩爾王曆史的書。夢醒後,他的說唱內容又比之前豐富了許多,包括不同地區的戰爭、挖礦、降妖伏魔等故事,目前能夠說唱五、六部故事。

  通常在開始說唱前,藝人需要先完成一個儀式:佩戴上格薩爾王的帽子,並念一段祈禱文,再慢慢進入到說唱的狀態中去。在說唱過程中,全身心投入到故事講述中去,如同是將親眼所見、親身所爲的事件一一道來,在他們的心裏,能清楚地看到所有要講述的故事畫面、發生地點、人物形象等。另外,作爲說唱藝人,平時要注意自己的生活習慣,只有保持衣著幹淨、整潔,不亂吃東西,在說唱時就不會出現語無倫次的現象。在一次參加廣播台的說唱錄制前,次仁加布在茶館吃了一碗藏面,由于裏面的肉質不新鮮,導致那天的錄制無法順利進行,心裏知道說什麽,但是卻無法表達出來,後來才恢複正常的說唱能力。

  2013年7月,次仁加布來到拉薩,在格薩爾仲肯藝人說唱館裏認識了當時西藏自治區圖書館的館長努木老師和其他一些學者,他的說唱得到了大家非常高的評價和認可。他說唱的內容在大的方面與其他藝人一樣,也分“十八大宗” “十八中宗” “十八小宗”和更小的“宗”(“宗”在格薩爾王傳裏是部落、縣的意思,格薩爾每征服一處部落或部落聯盟,就構成一個相對完整的故事,形成“宗”;而“十八”在藏語裏表示多數,不是具體的數目),也圍繞格薩爾王的霍嶺大戰、降妖除魔等故事,但是在細節方面是獨家說唱,與其他的藝人說唱的內容沒有重合。

  同年10月至2017年7月, 他被西藏自治區圖書館聘爲《格薩爾》項目專職人員,從事格薩爾文化搶救性保護工作。在近四年時間裏,次仁加布參與了普查西藏自治區境內92名格薩爾藝人口述建檔工作、藏北格薩爾文化遺迹普查工作、那曲地區78名格薩爾藝人文化業務專題培訓工作等。其中,最龐大的工程就是對藏北格薩爾藝人進行獨家說唱錄制,用視頻錄制了他們說唱時間、內容、部數及特點等多項工作,協助完成總共長達4000小時的錄制,而他自己的獨家說唱錄制了750小時的內容。這些內容中有一些是之前自己說唱過的,而又有幾百小時的內容是在這次錄制過程中第一次從他的口中出來,所以在回放錄像時,連自己都不敢相信又有這麽多的詩句被滔滔不絕地說唱了出來,仿佛是激活了埋藏在基因裏的記憶。這期間,弟弟嘎土也參加了兩次格薩爾說唱藝人錄制項目,他的獨家說唱內容共計達到150小時(與哥哥次仁加布的750小時是沒有重合的),文字大約多達300萬字左右。而這些還不是全部內容,還有大概1000多小時的內容未完待續。

  到目前爲止,那曲地區有108名格薩爾說唱藝人,其中包括兩名國家級格薩爾傳承人,他和弟弟嘎土也分別于2014年10月被評爲那曲地區級格薩爾代表性傳承人。通常這些藝人的文化水平都不高,有些甚至是文盲,但次仁加布高中畢業,是那曲地區學曆最高的說唱藝人。

  大多數格薩爾說唱藝人的生活狀態也都非常普通,那曲地區這108位藝人中大概只有四位藝人有自己的生意。2016年11月,次仁加布在拉薩創立了拉薩市嶺森欽羅爾布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他成爲西藏所有格薩爾說唱藝人中首例成立文化公司的藝人。到今天,《格薩爾》不僅是一部記述了傳奇英雄格薩爾王畢生的征戰史,更是一幅全方位描繪藏族古代社會生活、文化的畫卷。現在人們了解《格薩爾》主要是通過書籍、電視、說唱的方式,但次仁加布還希望自己作爲格薩爾文化的傳承人,能夠以更多豐富的形式讓人們了解格薩爾文化,他希望通過公司這個平台能夠爲文化的傳承做一份貢獻。

  次仁加布希望以後資金寬裕了,能夠將一些老藝人的說唱進行文字整理、視頻錄制,希望能夠將自己《格薩爾》的說唱故事整理成書,印刷、出版、翻譯,流傳到更多的地方,希望能夠聘請畫師來將他說唱中的格薩爾王繪制到唐卡上,呈現格薩爾王更加豐富、生動的形象,包括服飾、神情、動作、場景等,還希望能夠在拉薩等地開辦格薩爾仲肯藝人的說唱館,不僅讓喜愛《格薩爾》的藏族人聽到更多生動的故事,也可以吸引在拉薩的外地遊客更深入了解藏族社會的文明與文化,接觸、認識這流傳了千年的史詩文化。總的來說,次仁加布希望從他的說唱中能挖掘出更多關于格薩爾文化的寶藏並以實體的形式展示出來。

  次仁加布說,除了已經錄制的750小時說唱以外,還有二、三百小時,甚至更多,沒有人知道最終還能有多少內容;當他戴起那頂特殊的帽子時,當他唱起只有格薩爾說唱才有的起興曲調“阿拉塔拉”時,一切皆有可能發生。“作爲被‘神授’的說唱藝人,也肩負著更多的責任,將格薩爾文化傳承下去。如果沒有做好,也就辜負了格薩爾王寄予我的期望,所以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他的托付。” 次仁加布說。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