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潘雲停:技術至上,永無止境
盧明文

自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西藏電力工業從小到大,取得了巨大成就。隨著“戶戶通電”和青藏、川藏聯網等工程建成,逐步形成了藏中電網、昌都電網、阿裏電網三個區域電網,電力供需矛盾和缺電問題得到極大緩解。2015年,曆史性實現電力外送。

電力信息通信作爲支撐電網運行的重要傳輸通道,將發電、變電、輸電、配電、用電、調度等環節連接在一起,是電網各環節運行的主要基礎,是電力系統當中一個重要的支撐部分。電力信息通信網承載著電網重要的繼電保護、穩定控制、生産調度、用電信息采集、視頻監控等諸多實時類的業務,是電網重要的神經脈絡。

作爲信通運維專業的技術領軍人物,國網西藏信息通信公司(以下簡稱信通公司)副總工程師兼運檢中心主任潘雲停對西藏的印象是從9歲開始的,在此之前他一直生活在老家湖北孝感雲夢縣。在父親的影響下,潘雲停初中畢業考上西安電力學校,自此與電力結緣。

陰差陽錯考上西安電力學校

潘雲停9歲時從老家湖北孝感雲夢縣來到西藏。父親是隨十八軍進藏的農業技術人員,進藏前在湖北省農科院原子能所工作。

那時候,他印象最深的,是父親半夜兩三點鍾起來用電爐燒水。家裏的白熾燈基本不關,因爲白天基本沒電。半夜兩三點鍾來電了,燈亮了,父親就趕緊起床,用一個鍍鋅鐵皮桶在電爐上燒水。這一大桶開水就是一家人一天的生活用水。他曾經不止一次聽到父親感慨:這個電要是什麽時候能夠隨時都有,不用半夜爬起來燒水,那就太好了!

每次父親起床燒水,他被吵醒睡不著,就盯著桌子上的鑽石牌收音機。收音機是用幹電池的,閃著藍色的光,他就在心裏琢磨:電爐能燒開水,收音機能發出聲音,燈能亮,都是因爲有電,這個電,究竟是什麽東西呢?

電的奧秘還沒有想清楚,有一天,潘雲停趁父親不在家,把家裏的鬧鍾給拆了。鬧鍾是那種上發條的,有兩個會眨的眼睛,他想弄明白鬧鍾爲什麽會眨眼睛,爲什麽指針會走。把鬧鍾大卸八塊後,他卻再也裝不回去了,誠惶誠恐地等著父親回來扇巴掌。讓他意外的是,當父親知道他爲什麽拆鬧鍾之後,居然沒有懲罰他——要知道,那時候父親一個月的工資才50多塊錢,一個鬧鍾大約是小半個月的工資。

這種尋根究底的秉性,潘雲停從小就有,並且一直伴隨著他。

初中畢業,他填報的第一志願是警校,硬生生被父親給改成西安電力學校。在父親的眼裏,學電力是最有前途的。

1984年,潘雲停考上西安電力學校熱能動力專業,這是拉薩火電廠的首批委培生,共40人(其中一人病退)。通過四年學習,畢業後大部分分配到羊八井地熱電站,其余的分配到拉薩火電廠。

十四年後再“充電”,帶著女兒上大學

畢業分配的時候,父母准備給他在陝西秦嶺電廠找一份工作,但他堅決拒絕了。他的同學和朋友大多在西藏,對于西藏,他有一份無法割舍的感情。

1988年,潘雲停畢業分配到拉薩火電廠實驗室,從事熱工儀表檢修、繼電保護、電力系統通信運維等工作。

拉薩火電廠是西藏最大的火電廠,于1977年正式投入使用,號稱“海陸空”——原因是所用的汽輪發動機是輪船上用的,後來增加了火車上用的東風柴油發動機,以及前蘇聯伊爾14飛機的發動機。每天晚上飛機發動機一運行,就像飛機起飛一樣發出巨大噪音——當然,對于普通居民來說不是噪音,而是“幸福之音”,因爲又可以用電了。

由于人員少,什麽都得幹。在潘雲停的印象中,除了電氣運行,其他的工作,比如熱工儀表檢修、高壓試驗、一次檢修、二次檢修、通信,甚至酸洗鍋爐都幹過。

秉承他一貫的“優良傳統”,兩年之內,他把身邊所有的設備都拆了,有的還不止拆一次。正是在一次次拆解、還原設備的過程中,他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對各種設備了若指掌。

從1994年前後開始,不斷有大中專畢業生分配到火電廠,設備也在不斷更新,潘雲停感覺以前學的知識不夠用了。廠家來安裝新設備的時候會進行簡單的培訓,但這些普通的安裝人員不可能把技術講得太清楚。要學習這些新技術新知識,還是要回到學校去。

2002年,潘雲停參加成人高考,以458分的高分考入華北電力大學成人教育學院通信工程專業脫産學習。這一年,他已經32歲了。

大三的時候,由于當時妻子在阿裏獅泉河水電站建設指揮部工作,從西藏回內地的父母身體不好,不滿11歲的女兒沒人照顧,潘雲停就將女兒接到學校。在華北電力大學成人教育學院老師的幫助下,他和女兒住在學校地下室,相依爲命。課余時間,他除了輔導女兒的學習,還帶女兒參觀了北京科技館、首都博物館和其它博物館,學習課外知識;也帶女兒去天安門廣場觀看了神聖莊嚴的升旗儀式。

潘雲停是典型的急性子,在輔導女兒學習數理化的過程中,常常會用一些“激進”的方法。比如他帶女兒去逛商場,不是問女兒喜歡吃什麽,而是給女兒出數學題:這種酸奶500克,那種酸奶250克,價格不一樣,他問女兒買哪個劃算?

在他的“錯誤”引導下,女兒的文科反而學得更好。目前女兒在山東大學讀漢語言文學專業的研究生。女兒曾經打電話告訴他:非常懷念和父親住在學校地下室的那些美好時光。

西藏電力信息通信網的守護者

2006年7月,潘雲停大學畢業後,調入西藏電力調度通信局(今西藏電力調度控制中心),任通信外線運維班班長、通信傳輸班班長。2008年6月調入國網西藏輸變電分公司擔任信通工區技術員。2012年國網西藏信息通信公司挂牌成立,潘雲停任信通工程中心主任。目前,潘雲停是信通公司副總工程師兼運檢中心主任。

潘雲停是西藏電力信息通信發展的親曆者和見證者。1988年剛參加工作時,用的是那種帶拔盤的老式電話機;交換機也是老式的縱橫制交換機,要通過人工進行轉接。2002年他上大學的時候,程控交換機已投入使用,但仍然大量采用載波機(是一種在高壓輸電線上傳輸話音及遠動信號的載波終端設備)。而現在,光纖傳輸已經用得非常普遍,傳輸速率從剛開始的155Mb/s、622 Mb/s,升級到現在的10Gb/s。而藏中聯網,已經用上了波分複用設備和大容量骨幹光傳輸網(OTN)。去年西藏電力引入的IMS(IP多媒體子系統技術)行政交換系統,已實現三方可視電話和視頻會議。而西藏電網的第一座智能化變電站——西郊變電站,也于2013年完成改造並投入運行。

在生産一線從事運維工作二十多年的時間裏,潘雲停參加了西藏電力主網所有變電站的通信接入,負責處置的各類信息通信設備故障、承擔的光纜搶修任務不計其數。從一名普通的一線運維人員成長爲西藏電力通信專業的專家,先後獲得“國家電網公司先進工作者”、“西北電網通信專業先進個人”、“國網西藏電力有限公司勞動模範”等榮譽稱號。他和夥伴們的足迹遍布每一個地市,經曆過安多大雪封路的無奈,也欣賞了羊湖山頂那皎潔的月光;經曆過波密山頂擦肩而過的泥石流,也欣賞了林芝布久鄉盛開的桃花。

“一花獨放不是春,萬紫千紅滿園春”。 潘雲停作爲信通公司的首位兼職培訓師,他將授課點由傳統的教室轉移到設備故障現場,邊處置故障邊傳授經驗,將自己多年積累的經驗和實用技能,毫無保留地傳授給身邊一批批年輕的學員。他希望更多的年輕人能加入到西藏電力信通事業當中來,而他負責的運檢中心也成爲西藏電力信息通信人才的培訓基地。

安全是電力企業的“生命線”,一旦出事故就是大事故。潘雲停在電力生産一線工作了二十多年,工作得越久越“小心翼翼”, 形成了職業性的“強迫症”——在人與技術之間,他更崇尚技術。在他看來,設備不會有“脾氣”,出了問題只要“對症”就能解決問題,就會有成就感。

這位年近半百的西藏電力信通人,還在“追求極致、技術至上”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