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次仁央宗,羊湖邊農家走來的歌手
劉峥

  認識次仁央宗有些年頭了,這個被老公調侃“唱的比說的好”的歌手,從最初看到媒體就想躲,到後來磕磕絆絆地接受采訪,再到現在接受采訪時侃侃而談,次仁央宗近年來可以說是發生了很大變化,“倒不是說我成熟了,而是通過不斷地學習積累,我有東西可以說,而且說起來也比較流暢和自信了。”當時忙于喜迎十九大文藝晚會排練的次仁央宗說。

  青歌賽上一舉成名

  從上海音樂學院畢業的次仁央宗,在西藏也可以說是小有名氣了,但由于害羞,不願意接受采訪,以前媒體對她的報道並不多,盡管在西藏大小晚會上幾乎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但在全國範圍裏知名度並不高。

  讓次仁央宗在全國一舉成名的是她參加了央視舉辦的青年歌手大獎賽,她用自己極具藏族特色的明亮嗓音,斬獲第十五屆全國青年歌手大獎賽民族唱法第四名的好成績,同時被評爲該次大獎賽十大獲獎歌手,青歌賽的大衆評審團更是贊譽她爲“億萬觀衆心目中的歌王”。

  青歌賽初賽期間,著名歌唱家張也對次仁央宗評價說:“來自西藏的美女次仁央宗,你的聲音很清涼、很透徹,有一種獨特的味道,用你獨特的嗓音可以表達不同的音樂,我和幾位專家評委私下裏都對你的嗓音特別欣賞。祝賀你!”

  而著名歌唱家李谷一評價次仁央宗時說:“多少年沒有聽到如此地道、天籁般的藏族歌手演唱的歌聲了,你是真正的藏族歌後。”

  說到被資深前輩肯定的時候,次仁央宗還是很驚喜,“我覺得這種肯定對我來說特別重要,因爲參加這個比賽就是爲了鍛煉自己,並沒有考慮能得獎或提高人氣之類的問題。”

  說起那次青歌賽的經曆,次仁央宗覺得自己是幸運的,畢竟一起參加比賽的歌手都很優秀,很多人都是國家一級歌唱演員了,能在第一次參加這麽正式專業的比賽就獲得不錯的名次,是自己沒有想到的。要知道,很多歌手曾參加過很多屆才獲得獎項。

  有專業人士說,次仁央宗參加青歌賽獲獎,可以說走出來的正是時候。西藏歌壇的局面,在女聲方面,才旦卓瑪老師年歲大了,德西美朵、巴桑、格桑曲珍又幾乎是同時代的歌手,而早幾年前從青歌賽上走出來的歌手索朗旺姆又離開了西藏。年輕歌手中,男聲走出來了次仁桑珠,而女聲幾乎沒有能扛起西藏歌壇大旗、具有號召力和代表性的歌手,次仁央宗的冒尖,可以說是緩解或者說是改變了西藏女子歌壇青黃不接的局面。

  下鄉演出練就的本領

  次仁央宗並非是一夜成名,參加青歌賽前,在西藏,她已經打拼了8年,而且每年,她都有幾十場下鄉演出的任務,那些演出很多都是在偏遠的山村和牧場。次仁央宗說:“我的成功要歸功于每年下鄉的演出,下鄉演出不存在提前錄音之類的事情,那種沒有華美燈光、沒有專門舞台的演出,拼的都是真功夫,我的舞台經驗就是這樣鍛煉出來的,因此再大的場面也不會怯場。”

  “其實,相比青歌賽這種大舞台,我還是喜歡那種天爲幕、地爲台的演出,跟農牧民在一起,他們那發自內心的欣喜的表情、那渴盼和欣賞的眼神,那真誠而熱烈的掌聲,比我在華美舞台上拿到任何鮮花都高興,所以我特別喜歡下鄉演出。”次仁央宗說。

  參加完青歌賽回到拉薩的時候,正好趕上了家鄉的望果節,家鄉人盛情邀請她回去參加節日演出。接到邀請時,次仁央宗特別開心,“我對家鄉是很熱愛的,雖然比賽之後在其他人眼中我是個小有名氣的歌手,但是能回家鄉爲自己的鄉親演出,是我最大的榮幸。所以接到邀請時,我覺得比拿了獎還開心。”

  回鄉表演的時候,次仁央宗穿著演出服,站在舞台上爲家鄉人唱歌。她這次表演並沒有規定曲目,而是台下的鄉親點什麽她就唱什麽,一連唱了十多首,讓家鄉人過足了瘾。

  “回鄉演出有演出費嗎?”

  “沒有,回鄉演出不能要演出費,如果要了,我自己心裏都過意不去的。”次仁央宗笑著說。

  紮根故土只爲回報西藏

  央視青歌賽的舞台是個大舞台,很多專業文藝團體會從青歌賽獲獎歌手裏選拔人才,而次仁央宗的獲獎也給她帶來了機會。內地的很多公司、文藝團體競相向她投出了橄榄枝,可是次仁央宗都婉言謝絕了。

  “這次比賽,給我帶來了很多榮譽,也帶來了很多機會,有些單位給的條件還很誘人,包括解決愛人的工作和孩子的入學問題等。但是我都沒有同意,西藏是我的家,我離不開。”次仁央宗誠懇地說,“我覺得我是西藏走出來的歌手,不管發展到什麽程度,我都是西藏的孩子。我來自西藏,西藏的山水養育了我,所以我要用自己的歌聲來回報家鄉,爲西藏文化做點兒貢獻,我要紮根西藏。” 次仁央宗說這些話的時候,目光裏充滿了堅定。

  2013年,爲了更好地豐富和充實自己,次仁央宗考上了西藏大學藝術學院研究生,很多人問她爲什麽不去外地讀研,偏偏留在西藏。她的回答很簡單:“因爲這裏是西藏,我想對西藏的音樂有更多的研究,把屬于西藏的歌兒唱好,這裏有最真實的西藏文化,所以我選擇了留下來。但我也不排斥其他音樂,我覺得可以把西洋音樂的科學發聲方法,借鑒和運用到西藏傳統音樂中,同時還可以把其他民族的優秀音樂元素融入到西藏音樂中。”

  次仁央宗的決定得到了才旦卓瑪老師的支持,才旦卓瑪也是希望她留在西藏,承擔起讓更多人知道西藏本土音樂的重任。

  雖然現在的次仁央宗成名了,但是在她的心裏,自己還是那個來自山南羊卓雍措邊的農家姑娘。

  羊湖邊的溫暖親情

  次仁央宗的老家在山南的羊卓雍措旁邊,是個風景宜人的好地方。在她小的時候,家裏經濟條件不好,兄弟姐妹又多,二姐19歲就離開家打工賺錢去了。

  “雖說當時上學不需要什麽錢,但姐姐賺的錢不多,勉強能維持我倆的生活,但是她一直都把我帶在身邊,供我上學讀書。我考上上海音樂學院的時候,學費特別貴,要一萬多,家裏根本沒辦法承擔。當時,姐姐到處找親戚朋友借錢,連100、200塊錢的都拿著了,就這樣一筆筆湊起來,姐姐記滿了整整一個本子。”次仁央宗提起姐姐的時候,沒有作太多的介紹,可是明亮的眼睛裏閃爍的淚光和因爲哽咽打斷的談話,足以感受到她對姐姐的感激。

  提起姐姐,次仁央宗有些激動,這時,旁邊她的老公說:“我知道她有些話一直不好意思說出口,那我替她說幾句。央宗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爲姐姐曾經非常堅定地支持她讀書,所以才成了家裏唯一一個走出來的孩子。她一直很感謝姐姐,但是本來她就不愛說話,也更不好意思去表達。”

  “那麽想回報姐姐,爲什麽不把姐姐接過來一起住?”

  次仁央宗說:“我之前也跟姐姐說,‘你看我現在能唱歌,能賺錢,能養活你和姐夫了,你就搬過來跟我們一起住吧。’可是姐姐說她已經習慣了那種忙碌的生活了,怕過來之後不適應,我也就沒強求。現在過節的時候還是會回去和家人們在一起過。你們看,這些油條、奶渣都是家裏人給寄過來的,吃起來就是跟外面買的不一樣,不光好吃,這裏面還飽含著家人的親情。”提到羊湖邊的家人,她的臉上洋溢著溫暖的幸福。

  雖然次仁央宗從六歲之後一直是姐姐養大的,但是她對母親的感情也是很深的。在母親去世的那段時間裏,次仁央宗的情緒很不好,一直沒有參加任何活動。正在這個時候,與中央民族樂團合作的九省巡演“西藏春天”欄目組多次邀請她去參加演出,每次她都拒絕了。但當她想到自己是西藏的歌手,這是宣傳西藏的好時機時,最後她還是參加了演唱會。但是,在“西藏春天”舞台上的次仁央宗,明顯要比之前演出的時候憔悴得多,嗓音也是沙啞的,沒有那麽清亮了。

  “很多人說我不孝順,媽媽去世了還要出去唱歌。但是當時我拒絕了很多次,最後從大局考慮,我才去參加了那次的演出。”次仁央宗說起因爲母親的事情而被人誤解時,有些無奈,“但是沒辦法,事情確實是發生了,或許就算解釋了大家也不會相信,還會覺得我是在找借口。其實我去唱歌,真的是爲了藏民族文化的宣傳。”

  有責任爲藏文化做些事

  2016年,次仁央宗從西藏大學藝術學院研究生畢業了。

  “當初選擇讀研,是西藏大學多吉次仁教授的建議,他在國際舞台上活躍了不少年,知道豐富知識、加強綜合素質的培養對一位歌唱演員的重要性,他不僅僅建議我讀,他希望我們當年上海音樂學院畢業的那一批人有機會都充實一下自己,這對開闊自己的視野,了解和借鑒世界各民族音樂很有幫助。”說起自己讀研的選擇,次仁央宗說:“後來我發現,讀研不僅僅是在演唱方面提升自己,隨著知識的豐富,我很多方面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這是一個綜合素質的提高。你也說了,當初我不敢和別人交流,現在我確實自信多了。”

  2015年,次仁央宗作爲西藏電視台第一位簽約歌手,出版發行了自己的第一張個人專輯《最心靈》。“當初在曲風上沒有太去追求個性化,幾個不同風格的歌曲糅合在一個專輯裏,這是一種嘗試,也看看市場的反應和需求。”次仁央宗說。

  在西藏大學讀研期間,次仁央宗認識了嘎爾國家級非物質文化傳承人、拉薩堆諧、拉薩紮念琴彈唱自治區級傳承人紮西次仁老師,“老師說我的嗓音條件很棒,適合演唱純正的嘎爾、堆諧等,他說現在很多東西需要大家一起來傳承和發展。”次仁央宗說,“老師都那麽大年紀了,還在爲西藏文化的傳承和發展努力工作,我覺得,把民族優秀傳統的東西繼承發展下去,作爲西藏新時代的歌手,我有責任、有義務來做這些事。所以,下一步,我打算在紮西次仁老師的指導下,錄制一盤純粹的關于嘎爾、朗瑪和堆諧的專輯,以此來宣傳和弘揚西藏傳統文化,把這些優秀的傳統文化記錄下來並流傳下去。”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