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

立足西藏 快樂地繪畫
余友心

拉巴次仁是一位活躍在西藏畫壇的藏族青年畫家,他土生土長,始終紮根于民族文化和家鄉生活的深厚土壤之中,既牢牢地關聯著傳統藝術的脈絡,又自然而然地眺望民族藝術在新時代的方向和前景,他以“堅定而快樂地繪畫”作爲成長曆程的路標,在雪域高原一路走來,留下了一程實實在在的快樂足迹,引人關注、值得品味。

西藏美術的現狀雖不如內地那般熱鬧非常,但是當代美術浪潮也時而湧上高原,使藏族青年畫家們左顧右盼心神不定,往往有不知深淺的隨波逐流、也有膽小卻步的遲疑觀望,都面對“路在何方”的難題。拉巴次仁1999年畢業于西藏大學藝術系,同一年齡段的許多美術青年都去“當代”、“前衛”了,他猶豫彷徨過,陷入一番深沉的思考:“自己應該往哪個目標走?能走多遠?後來,我慢慢感覺到,能走多遠並不是特別重要,關鍵要一直堅定地走,讓自己心裏充滿快樂,如同小時候畫風筝圖案那樣”。他沒有盲目地膽大妄爲,也不願裹足不前,他找到了一顆深藏內心的藝術種子,進而發現了培育這顆藝術種子的肥沃土壤,由此出發“路就在腳下”。時至今日,可以更確切地斷定這條路是堅實寬廣的藝術之路,由小處著眼是可以寄托人生、滋養藝術情懷的心路,由民族藝術發展的大處著想,是一條沿著藝術規律前瞻的必由之路。

拉巴次仁生長在有著“西藏文化藝術糧倉”美稱的日喀則,承蒙以傳統文化爲魂的鄉情、民俗哺育,他自幼酷愛繪畫,也以同樣與生俱來的民族性格、鄉土情懷作爲自己的畫魂:“我的家鄉有著藏地盛行的‘望果節’,那是農民爲慶祝豐收的傳統儀式。節慶時、鄉親們身穿最漂亮的藏裝,唱起最動情的民歌,跳起最歡快的舞蹈,那是天地諸神與我們同歡共樂的盛典;我的家鄉有著千百年來最爲虔誠的宗教信仰,我們在迄無始終的盛大宗教儀式中皈依三寶,在義無反顧的朝聖路上淨化心㚑,寺廟裏的誦經聲和寺院牆上莊嚴的绛紅色一直在我心頭、腦海裏萦繞;我的家鄉還有江孜達瑪節、薩迦驅鬼節、具有後藏特色的藏曆新年儀式,以及沐浴節、燃燈節、古老的起耕節、鬥牛節等等過不完的民俗節日,是祖祖輩輩繁衍生息中留下的曆史記憶,其中珍藏著我們民族文化的遺傳基因,是我們民族性格的永恒依托,是在民族發展的漫漫曆史長河中形成的璀爛無比的精神財富。這中間,對我影響最深的還是日喀則的‘風筝節’。小時候我能在風筝上描繪出自認爲最美麗的圖案,並因此快樂不已,至今、這種歡快興奮的情緒一直牽動著我,在民族民間的藝術殿堂裏東張西望,隨手撿起一些民俗活動的動人片斷,用我的方式再現于畫布上,這是我取之不盡的創作源泉。”

日喀則被譽爲“西藏的文化藝術糧倉”當之無愧,這裏有立地頂天的世界之顛珠穆朗瑪峰,就在這冰天雪地之中,米拉日巴尊者曾長期穴居修行,尊者的“道歌”濃縮了藏文化奉獻給全人類的極具普世價值的大智慧、大慈悲,珠峰與尊者一同構成畫家的精神支柱;這裏發源並奔流著雅魯藏布江,畫家自幼吮吸母親河的乳汁,不僅長成健壯的與這一方熱土相稱的體魄和心智,更發育著特別純樸濃郁的審美靈性和直覺,畫家借以感知滄茫高原之上無與倫比的天地大美;這裏更有隨曆史長河滾滾而來的文化巨流,形成與之伴生的文化沃土,一方文化水土養一方人文、人心,畫家生于斯長于斯,擁有“文化糧倉”賜予的先天優勢,輔以後天的勤奮觀察和學習,漸漸形成了一部有關日喀則地區文化藝術勝迹的路線圖,雖不成文卻谙熟于心。他長期、不辭艱辛地一處處前去考察、研究、學習,他的心得體會漸漸深入、豐富,知識結構也發生深刻變化,與學院的西化傾向相比是全身心地回歸了。他從對諸如薩迦寺、夏魯寺、白居寺等古代壁畫經典作品的賞讀中,明白了宗教藝術特有的教理說服力,也領悟了作爲藝術經典作品的超常感染力。他從西藏傳統文化藝術發展演變的曆史過程中,還感受到貫穿古今的開放精神,藏民族從不拒絕外來文化藝術的引進和影響,他們善于借用不同地域和民族的文化藝術形式與本民族的傳統相融合,巧妙地完成文化的“異質同構”,從而迎來藏族傳統文化藝術的不斷創新與繁榮。溫故而知新,拉巴次仁從中看到了一個不可動搖的原則:“民族的”,和一條充滿活力、源遠流長的藝術創新之路:“世界的”。

拉巴次仁沉醉于童年的回憶中、童真不泯。他把畫布視作萬裏晴空,放風筝、放飛斑斓絢麗的童年夢想。他的《放飛夢》 《夢•春風》 《夢•吉祥》 《夢•慧眼》 《春消息之一》 《春消息之二》等系列作品的完成便是他藝術探索路上的第一行程。很明顯,這些作品在內容上是他童年生活的詩化表達,在藝術形式上是嶄新的創造,藝術氣質又全然是藏族的。那時候他只有二十多歲,正如初升的朝陽。

有了這樣一個好的開始,更激發了他的創作激情和創新勇氣,當再度深入鄉村體驗同胞們的生活時,他會被炊煙中彌漫的牛糞味道吸引住,隨後去欣賞貼在牆上的牛糞餅,那種節奏美和形式美令人贊歎;會去關注農家院落中一處關于辟邪的圖案,除了它的宗教內容之外,還有一種木刻版畫版的韻味和神秘感;還會爲農家女用織機編織出的美妙色彩而動情……藏族的生活方式是藝術化的,他們快樂的生活著、創作著。拉巴次仁在鄉親們的生活現場看到了許許多多民間藝術精品,在這裏生活與藝術融爲一體,從而展示了藏族的獨特生活方式和藝術創作方式,他以全身心與之産生情緒的共震和審美共鳴,他找到了真正的藝術創作導師!又有一批新作問世了:《吉祥家園》 《過年》 《薩迦放生羊》 《祥雲下的新村》 《薩迦驅邪圖》 《三尊怙主》 《彩色的經咒》之一、之二、之三、之四等,都是這一教程的創作成果。拉巴次仁在回顧這段創作感受時說:“這些都是最真實的生活味道,比起繁華都市裏每個人都邁著撿金子的步伐,爭先恐後地四處打聽幸福的下落,我更喜歡自已生活的這片大地通過很多細節表現出來的悠然和甯靜。”他的作品表現了這樣的真情實感,他的審美取向表明了畫家對民族民間藝術趣味的情有獨鍾,同時,他的藝術風格又是個性化的、當代的,他的探索是成功的。

拉巴次仁還是一位肯于擔當的藏族青年。他在日喀則文聯任職期間以及調到西藏美協工作以來,肩付了大量事務性和美術界創作活動的組織工作,都能任勞任怨真抓實幹。調來美協這幾年主要是協助韓書力主席做《百幅新唐卡藝術工程》的組織、服務工作,任務艱辛繁雜,他卓有成效地勝任了。在這項工作中他與衆多傳統唐卡畫師保持著緊密聯系,爲他們提供各方面服務,也借機向他們學習,在繼承宏揚民族傳統藝術方面做過一些實事求是的理論思考,並與《百幅新唐卡藝術工程》的創作實踐相結合,獨立完成或合作了新唐卡《藏東民居》 《紮什倫布寺印象》《雪山紅日一關懷、鼓舞、期望》《盛世和光一一日喀則全景圖》《格薩爾王》等,這些創作都是他忙中偷閑完成的,說明他依然是一位葆有創作激情的畫家。

拉巴次仁所運用的藝術形式爲“布面重彩”,這是從傳統唐卡演變而來的新藏畫,在文化淵源上可歸類爲《新唐卡》,這一藝術形式是當代西藏美術家們在繼承民族藝術傳統基礎上的全新創造,在美學取向上他們共同追求西藏的、“有意味的”審美樣式,但又具個性化的獨創的藝術表現手法。這是一個有著老、中、青大跨度年齡段的畫家群體,並以藏族中青年畫家爲其主體,他們力求爲西藏傳統藝術從“神本主義”走向“人本主義”開辟一條一新路,這是一個時代課題。積三十多年的共同努力,“布面重彩”藝術已經有了可喜的成績,畫家群體也越來越年輕化,拉巴次仁正是其中最具發展潛力的青年畫家中的一員。

他承擔著繁重的工作壓力,卻依然故我、快樂地繪畫。拉巴次仁的成長曆程證明:他是一位值得期待的藏族青年畫家。

合作單位
  • 西藏文化網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旅遊局
  • 西藏在線
友情鏈接
  • 佛教在線
  • 中國西藏網
  • 西藏人權網
  • 西藏旅遊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